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14310382_1204162602937338_3713434317563318421_o  
14264822_1204162706270661_9135082440216066642_n  


我喜歡旋律簡單,背景乾淨的歌曲。
我也好喜歡好喜歡充滿感情滄桑的嗓音,不愛炫技的歌音。
最近好迷的歌是《청춘青春》
這也是韓劇《請回答1988》的主題曲
這齣戲帶給我相當多歡樂也騙走我太多淚水……

前日夜裡,我撿回一堆被人棄置的A4紙。
檢視內容,應是學生繳交的課程作業,而背面全是空白的
非常重的一大袋,我運氣真好
樂得一路搭車換車硬要抱回家(還好我臂力相當強!)
還一邊可惜著沒有多長一雙手臂把另一袋也抱回家
現在我有好多好多廢紙可以寫毛筆字,非常非常開心
睡覺都會笑了……

用廢紙練字畫畫打草稿最棒了
因為本來就是要扔掉的所以落筆特別輕鬆沒壓力
寫壞了完全沒罪惡感,揉一團好帥地擲地上
變成貓玩具

半夜裡把청춘青春》中譯歌詞
用毛筆抄一遍
當然要先磨一會墨
還很變態好痴迷地嗅一陣松煙墨的香氣
桌上長出一株松樹與我相望當然是不可能
可是也好陶醉這寧靜時刻竟自以為是地……滿心浪漫


Posted by asir9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Mika  

我究竟學經絡按摩幾年了?有五年多了吧?

從報名 文大李強生老師 的專業經絡課,到參與經絡師鑑定,一路至今,經歷過學習的挫折以及最後從中獲得領悟的樂趣。一些克服不了的障礙,一旦超越那剎,真會爽到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呀 XD
回想這幾年來,唯一持之以恆,日常總能用上的興趣,大概就是這門學問。

最近得空,回經絡課堂免費複習,與新生一起,重新再學一遍。
之前工作忙,技術都荒廢了很可惜。趁有空重新拾起。
因此看見學弟妹跟我當初一樣,身為經絡初學者的手忙腳亂與心急。
使我覺得,可以寫寫關於我學經絡按摩的心路歷程,分享個人的學習方式。當然,不代表適用所有人。

與其急於按別人不如先按你自己

上課學會的經絡路徑與穴道,平日看書看電視時,左右手替換,幫自己按透透,日積月累,就能增加指腹敏銳度,日後幫人處理身體時非常有用。

死背書中穴道太累,時常捏按自己身體,按到特別痠痛處,再拿書籍或講義,去找對應點,就能記住穴道名,也能理解到你會酸痛的穴道,有哪些功效。

等指腹變得越來越敏銳時,就能漸漸領悟到,穴道、穴道,顧名思義,指按時,會感覺到一個細微凹處。指腹常揉按,久了就能敏銳體驗到那個凹點。屆時在幫他人按摩時,也就能更輕易的找到對方穴點。

通常你按摩自己時,覺得特別酸痛的點,也會是他人常感到酸疼處。為何?因為現代人常累積的疲勞很相似。你有的問題,常常別人也有。
比如大家肯定常看手機螢幕,造成眼壓高,導致睛明穴痠疼。你幫自己處理後,若能感到改善,那就是你日後可以幫別人加強處理的地方。

經絡按摩對人體是否有效?我這樣驗證

有的人天生學習能力強,只是看書讀講義就能學很好。
有人卻是身體型的學習方式,老師講,書中有,仍不能領會,非自己操作無數遍,才能忽從一片混沌中,突靈光乍現終於理解。
所以急也沒用,只能不停重複,時常操作去體會。
我就是這種衝撞過才能領悟的傢伙,所以不會照單全收書中知識或老師說的道理。但凡我親身體驗過真實有用的,我才會吸收自用。
而我如何驗證經絡按摩對我有效呢?
我的作法很容易,就是比較法。


舉例:
我想知道上課時教的手部經絡按摩,對我是否真的有用?
我是這樣做的,在晚上躺平還沒睡著時,我會把左手跟右手緩緩抬起,感覺一下手部重量。
接著,我在黑暗裡,以食指跟拇指揉按我的左手經絡路徑,以及上課教的那些穴道,並在發現特別痠疼的位置多加處理。

接著,再抬一次左右手,處理過的左手,跟沒處理過的右手,差異是否很大?
我發現按摩後的左手,抬起時很輕,沒了沈重感,也靈活許多。
從中我驗證到,有被經絡按摩過的手,跟沒被按摩過的手,差異很大,使我深信經絡按摩對我的身體是有幫助的。
腳底也是,指壓按摩過的腳底,跟沒有處理過的那隻腳,行走起來感覺差很大。

同樣方式,我也用在眼部按摩。

刮痧跟按摩過睛明穴的眼睛,和沒處理過的做比較,就能發現透過經絡按摩,卸去眼壓的那隻眼,視線會特別清明,感覺視野也放大了,眼睛很舒服,整個明亮起來。於是我相信,透過經絡釋放眼壓,對用眼量極大的我來說,很重要也很有效。

★睡覺時聽錄音檔,輕鬆學起來

當我認真想學什麼時,我喜歡聽錄音檔。

文大的經絡課可以錄音,課程也有錄音檔跟錄影檔可以不限次數重複聆聽。記得當初上經絡課時,每堂課我都自己錄音。
這是一門功夫,學功夫急不得,越急越慌。
而且學習不要太給自己壓力,快樂的學對我來說,是最好吸收知識的方法。
當初會報名專業經絡課,就是看中可以重複進課堂學習,以及有影音檔,還可以錄音等福利。

而我最喜歡睡覺時,聽上課錄音檔。
因為睡眠前夕,躺在黑暗裡,利用耳朵記憶,不知不覺就會記住許多穴道位置及功效。靠這種方式,就不用太勉強自己,可以在不知不覺中得到進步。
當然,功夫學起來,久了沒操作,也是會忘記的。
曾經因為要考經絡師,每個手法我都努力記起,後來忙於工作,很多手法逐漸忘記,但是只要有心,重複再學,就能很快進入狀況。

如今我能記得的,多是對治我自己身體常用的那幾招,也很夠用了。

而這門課對我來說最大的福利,就是媽媽因此也間接學會幫她自己處理身體。從本來需要開刀的腳底問題,到靠她自己按摩解決難題。這些都是她老人家最開心的事,所以常誇我是她的福星。

而我個人學經絡按摩後的體會是,人體隨年齡增長,營養常常跑不到根部,循環變弱,某些部位就會乾枯僵硬。
所以許多老人不良於行,或手指不靈活,會先從腳步或手指開始退化。
按摩跟指壓穴道經絡,能活絡一些循環差的部位,讓它恢復彈性,讓體液輸送更周全,活化身體。

按摩之學問,從淺至深,甚至延伸到內在精神層面,其學問學也學不完,因此也樂趣無窮,可以不斷拿來研究自己身體。每次有了新發現,感覺就像解開某個密碼,對我而言其樂也無窮。

寫累了,就分享到這。

近日的愛歌
Of Monsters And Men - Little Talks




圖片:轉自網路

Posted by asir9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Aug 02 Tue 2016 04:53
  • 兩難

9_1436345095k4fB  


和長輩去中正紀念堂看插畫展,年歲大的長輩被那些色彩繽紛又充滿童心的圖畫逗樂,簡直比我還樂。離開時,在松樹旁,看見摔傷的雛鳥(是猛禽類,不常見的灰色雛鳥),趴在石地。
有一對母子,研究牠的模樣,揣測牠的來歷。應是風大,將牠從巢穴吹落。我知受傷的雛鳥若不救治很難存活,便多事的決定通知野鳥協會,先將牠捧進十步遠的警衛室,敲警衛門。
裡邊的警衛大叔有些慌,找不到可以盛裝雛鳥的物品。
我將背包裡平日放置零碎物,切半使用的大保特瓶取出,將裡邊的東西倒出,將雛鳥置入。
我跟警衛說,我會通知野鳥協會來取。
警衛大叔人很好,同意讓我先將雛鳥安置在他處,要我安心。

但是,當我在進行這些事時,長輩非常生氣一直制止我。
長輩認為我應該讓雛鳥就這麼待在原地,長輩覺得我多事,長輩更覺得我的行為可笑。
「也許牠媽媽會來帶牠。」長輩說:「沒有人像妳這樣,妳這樣很奇怪。妳幹嘛給人家麻煩?幹嘛煩警衛?」
長輩不喜歡我做奇怪的事,一直阻止我。
我說牠的腳已經摔傷,不可能回巢內。周圍可能有貓狗遊走,前途兇險。棄之不顧又不救治很難活。
我堅持己見,於是在我打電話聯繫野鳥協會時,長輩覺得尷尬,就先離開去它處等。
在聯繫上野鳥協會後,警衛大叔也要我安心將雛鳥託付給他,我才前去與長輩會合。
長輩後來跟我說,妳這樣做是在干預大自然。
回來後,我想著這些事。
覺得長輩說的有道理,我可能是在干預大自然,干預一隻鳥的命運。

我想到以前國家地理頻道常播放野生動物獵食影片,那時也有人疑惑,為什麼當那些攝影師看見殘酷的獵食場景,或看見因大自然變化性命危急的幼弱動物時卻不搭救。
攝影師們與專家提出解釋,很合理的解釋:「因為我們人類不該干預大自然。這才是真正且正確的在保護野生動物。」

究竟我們該怎麼做,才對呢?
除非啥都不做,否則,每一種決定,每一種行為,一旦進行,就萌生對立的兩邊。
而我常因此被困在是非之間,困擾不已,充滿兩難,矛盾糾結到進退失據。
一如我誕生在雙魚座最後一日,牡羊座第一天的交會間,那我到底是什麼星座更正確呢?雙魚感性,牡羊衝動。雙魚溫柔,牡羊勇敢。而我卡在中間。從小也是左右不分,混亂地使用左右手。想想我的人生常常處在猶豫又混沌的狀態裡。
大人們爭執時我也不知應該站在哪一邊。
周遭朋友互有嫌隙時我也拒絕表態支持哪一邊。
於是我常自動自發地將自己排擠到最邊緣去,或者乾脆躲起來。

有時我忽然清明到彷彿看透一切,卻轉瞬又糊塗茫然彷彿墮到最暗裡。
有時感覺功成名就被注意太棒了,常常又忽然極度害怕被關注的尷尬。
那種赤裸沒隱私的恐怖,像如影隨形窮追不捨的魔,會害我犯心臟病。
有時覺得能分享自己的生活很快樂,但常常又會即時收手怕過份透明。朋友令我快樂,一旦關係太親近我心情又壞掉。

遮遮掩演,躲躲藏藏,極不坦率的時候太多了。我也明白自己的缺點,也常常很受不了自己這樣。時而努力時而棄守地,所以我更常待的地方是功不成也名不就,是當不成好人也做不成大壞蛋。

這樣來回幾次,就累了。
然後我越來越理解到,人生常常是兩難。
不管挑選什麼,都會失去一些什麼。
昨是今非,今是昨非。
也許我這麼常常擺盪也不是壞事。
漸漸放棄信仰所謂的絕對正確。
漸漸給自己留下太多太多餘地。然後什麼都不清不楚地混過去了。

每天我都寫日記反省自己,那麼再審視一遍這樣的問題。
今天這隻雛鳥落在視線裡,妳救不救呢?
在討論正不正確的道理前,救牠我心裡舒坦,那就按我舒坦的方式進行吧。
說到底事件無關雛鳥活不活得成,我不過是選擇了「我」自己。
我更願意的是自私地讓自己好過,而我不覺得自私有什麼錯。
真要我說出一番大道理,來支持我的行為我也解釋不了,我沒有那麼多專業素養,可以釐清怎樣做最正確。而且如果我蒐集一堆資料徹底研究,最後腦子就壞掉了。因為有人說這樣對,有人說那樣錯。每一種論點,都有一票迷支持。
我好像沒有邏輯清楚的腦袋,可以把許多事分析明白。
只能像瞎子摸象邊活邊探索,試圖讓自己走在一條悔恨較少的路上。

我唯一能肯定的是,我沒有越活越聰明,也沒有越活越立場分明。
我曾以為我能在汲取各種生活經驗與知識後,更懂得判斷是非對錯。但我沒有,我反而越活越混沌,越活越覺得什麼都對,也什麼都不太對。只好越來越沈默,越來越不敢批判任何事。越來越不敢隨便表態,甚至有時連我情緒上來了,都納悶這情緒是否在騙我?
這樣好嗎?我也不知道。

可是這樣混沌又糊掉了的我,也是有好處的。
比方說,因為我不清楚怎樣最正確,我就不會因為長輩跟我立場不同,慷慨激昂與之辯論,耗費心力說明我的立場。把彼此的關係打壞弄僵。

也許立場分明的人,心裡比較輕鬆,活得比較帥氣,比較坦率。可以號召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理念相同的擁護者,人生路上不寂寞,有同伴加油打氣。

而立場不明的我,活在一個比較和平的狀態裡。
想想―也不是什麼收穫都沒有。
活得鳥鳥地,也沒啥不好。

圖:繪者-安東尼布朗

黃玠《在一片黑暗之中》

在一片黑暗-封面-小



 


  

Posted by asir9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