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50518 

前幾天因為去上課
有幸坐到 久違的 國小課桌椅

想想我最懷念的國小事物之一
就是課桌椅了

我對國小沒有太多快樂的記憶
倒是充滿各種問號

那個年代某些老師的創意
讓我非常的驚駭
比方說知道打手心要怎麼打才會讓孩子怕
打手背的骨結是最痛的
考差了幾分就打幾下
如果縮手就要補打

我被打過手心 呼過巴掌
都不是因為上課吵鬧
幾乎都是因為數學太爛
我不能明白  為什麼人可以打人
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困惑的事

大人叫我們不可以打架要相親相愛
可是那時的老師卻可以拿棍子打孩子
所以我的腦子常常會因此打結

數學是我的障礙
我眼中那些數子都像圖畫
圖畫跟圖畫加減乘除變成另一個數字
我不能明白

還有左邊跟右邊
對左撇子的我來說永遠是個謎
左邊到底是哪一邊?
右邊?到底是哪一邊
在我腦子裡常撞在一起
它們感覺上是非常相似的東西卻一定要分出一邊

現在我已經被大人們調整成右撇子
不過我心裡永遠有左邊那一撇
那一撇的叛逆
就是對現實世界的不解
到底左撇子的孩子為什麼不能保留左撇子的快樂?

可是課桌椅我是喜歡的
最喜歡把臉貼在木頭桌面睡覺
很溫潤的觸感

長大後才明白
這樣簡單古樸的課桌椅
充滿了體貼的設計

桌子不高
所以我的腳可以平放在地板[不用懸空就不會給腰部壓力]
對矮個子的人來說真是大福利
現在市面上那些高級書桌
配上了椅子
坐上去一開始還不覺如何
坐久了就知道腰會酸
因為腳跟常常是有些離地的狀態
到最後往往我都乾脆盤坐在椅上

反而是咖啡館
偶而有高度適合我的桌子

國小的桌子 桌面有個凹槽設計
可以放置鉛筆

木頭桌面沒有稜角 為安全起見 桌腳桌邊都磨得圓潤潤地

真是憨厚可愛

桌面下方
有個開放式的置物空間
拿取物品很方便
小學時那是孩子們藏匿零食的好地方
常有人把零食放到都忘記了

我在那裡邊藏過各種東西
甚至在裡邊養過我撿來的小貓咪
老師上課時
有一次
貓就從裡邊跑出來
引起一番騷動

放學時 我把貓關在教室裡
第二天一早就急著跑去看牠在不在
當時到底我是怎麼想的?
我不明白
只知道看著貓咪在我身上爬喵喵叫
我就有一種強大的滿足感


小五時 我讀音樂班
那位老師並沒有把我當問題學生
雖然在開學時
她特地為了我
拜訪過媽媽
[因為我的學習評量表被前幾年任老師們評了很多可怕的評語]

媽媽因為我的種種不適應
申請我去上音樂班
我加入學校的樂團 讀起音樂班
學會拉小提琴
有了音樂 我像一株格格不入的草
開出歡喜的花

雖然還是對上課這檔事很窘
不過音樂班常常不用上課
可以大家去練樂器
這讓我非常爽

只要把樂器努力弄出好聽的聲音
就可以免去好幾堂上課唸書的枯燥

所以我真是很努力在把樂器弄出聲音這檔事上
使得我的父母誤會他們正在栽培一位偉大的音樂家
教過我的小提琴老師總是對我讚不絕口
那大概是我的國小時代唯一被肯定的事

我最喜歡一個人悶著默默就可以弄到好的事
所以拉小提琴對我來說一點都不辛苦

那位老師
對於我的養貓舉動
沒有很激烈的反應
反而是到最後全班一起養著那隻貓

小貓真是太可愛了

如果沒有動物 沒有小貓小狗小天竺鼠小鳥兒們
我不敢想像我的童年

好 繼續崇拜課桌椅

P1250520

國小的桌子
在桌腳四周 還有釘踏腳用的橫桿
可以時常的變換坐姿 讓身體舒服

椅子也充滿了體貼

椅子後背有凸出的地方
可以掛書包[現在很多高檔座椅反而都沒有這樣機靈的設計]
椅面是木頭條狀拼製的
縫細可透風 不悶熱 久坐也OK
實在是很聰明

很久沒坐到國小課桌椅了
結果那天上課時 我一直在分心
心裡一直讚嘆桌椅

返家後憑記憶畫出它們
我對立體的東西很沒輒
只能勉強畫出來

對於國小的記憶
我只有五六年級唸音樂班感到懷念
以及國小的校友伯伯 他是我的知己
雖然很老了我們也都沒有話題
但是他養的狗兒馬麗
陪我度過許多個不知所措的下課時分

還有曾經在校園認識或遇見過的各種貓狗
某次我還在樹上看到巨大的貓頭鷹

還有
我還知道有一個大水溝
可以讓我鑽到外面去


是的
小二我就懂得逃學了
我不知道那叫做逃學
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
人一定要上學
更不知道逃學是一件會讓大人們非常憤怒抓狂的事

現在想想
我沒生孩子真是萬幸
既使到了這樣的年紀
我還是不懂該怎麼教育孩子

對這世界
仍然有很多令我感到困惑的事跟制度啊

不過
雖然我常常困惑
我也發現到一件驚聳的事
我也漸漸的
越來越像那些大人了
這真是很恐怖的事 我要小心


 [甜梅號] 我熱愛的樂團 沒有歌聲 只有音樂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