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想要這一切都能永遠
永遠反成囚籠
當下步步緊張
怕辦不到且超出己力


畢竟能力有限  貪得無厭
時而軟弱  意志消薄
但我們
都想永遠美好
想一生一世

在神的目中
是否愚蠢荒謬?
因為神知道
世事難料
無常乃真永遠

悲苦的時候  我們窮究真理
苦苦詢問為什麼?既不樂,死也不足惜。

幸福的時候  我們貪生怕死
怯怯自問,這是真實的嗎?
因歡喜,竭力愛生存。

寒冬時枯枝有其美感
落葉黃  百蟲覓食

愛憎是否也
蠶食鯨吞
這渴望永美生鮮的肉體

在歡樂時
看見巨大的陰影
因為我能意識到自己
是如何
異常渺小
在時間之河
在無常之中
在滾滾紅塵裡

我看見一天一天老死的那些
知曉了萬事的有限
更明白了  己力的極限

而我依然說著那些  關於永遠的話語
就像我們都渴望聽見的那些
在嘴上
在字裡行間
彷彿是
不這樣矇騙自己
就不能於現世中安好

儘管知道
天真離我很遠
我還是想  永遠留在枝頭上
永遠浴著春光
像不曉世事的幼孩
口口嚷著
永遠要像這樣子哪
像這樣子親愛美好

然後忘記我是會變化的
如同世事更迭  四季替換
如同落葉紛飛  百蟲待覓

甜美與殘酷  同生併存
擁有與失去  緊密完整
可惜不矇懂
可恨不夠茫

也許我們都把幸福想錯了
也許真正有一種幸福  是沒有恐懼的
或者那才是我們該追覓的

只是
我還沒想通透

然而時間  毫不留情飛逝

不等我明白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詩_20131214_221130_01  

詩_20131214_221130_02  

詩_20131214_221130_03  

詩_20131214_221130_04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09089_674160969270840_2104773294_n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男人對不是他妻的女人
興致高昂陳述他的豐功偉業
在咖啡館裡
後來甚至唱起歌
沈默微笑的女人
只聽不說
滿足他枯萎已久的自信心

他的聲線太高亢
於是我戴上耳機聽中島美雪唱 『離別歌Goodbye Song』
一個字一個字彈擊
逐字地填滿螢幕中的空白文字檔

喜歡幫喜歡的人搭配衣
喜歡為喜歡的人穿美衣
然後因為這麼多的喜歡開始怕不喜歡
有一男人曾穿著喜歡的女人為他套上的暖衣

而今卻對著個
不熟的女子那樣雀躍興奮臉紅紅

事過境遷
物是人非
感情畢竟是抽象的
手握緊也抓不實的哪


隨處可見這幕荒謬黑色悲喜劇

如何真實在這在那重演不止
每一次我們都希望快樂久一點
而情感的幸福是兩人的事
別離後殘存的情意卻是個人的辛苦

有情人且惜緣
莫像紙張淺薄易裂
可就像這樣的祈願
也知道月有陰晴圓缺
人總要面臨悲歡離合

只好把握今朝緊緊地緊緊
說著我們永不分離的蠢話
然後笑容燦爛地相信
心永不變 身永不死


如此假天真
是不是
就能真快樂?

『但不要太清醒,感覺人生好可怕』
你這樣說著,我們又乾一杯。



  別離歌 わかれうた  
平井堅  演唱版




中島美雪 - 別離歌 わかれうた

途にたおれて誰かの名を 呼びつづけことがありますか
你可曾倒在路上 口裡不斷呼喊著某人的名字嗎 

ひとごとに言うほどたそがれは やさしい人好しじゃありません
人人皆謂 黃昏是來者不拒的好好先生 我卻一點都不覺得

別れの気分に味をしめて あなたはわたしの戸をたたいた
我咀嚼著別離的苦澀滋味 你輕輕敲了我的房門 

私は別れを忘れたくて あなたの目を見ずに戸を開けた
我想忘了分手這件事 不看你的眼睛 把門打開



別れはいつもついてくる 幸せのうしろをついてくる
別離總是悄悄跟來 跟在幸福的後面到來

それが私のくせなのか いつもめざめればひとり
那是我的習癖嗎 醒來時總發覺自己孑然一身

あなたは憂いを身につけて うかれまちあたりで名を上げる
你身上帶著一抺哀愁 在浮華街市中功成名就 

眠れない私はつれずれに わかれうた今夜もくちずさむ
而無法成眠的我 百無聊賴地 今夜也哼起了別離之歌



誰がなずけたか私には わかれうたうたいの影がある
是誰為我取的名字呢 在我身上有著別離之歌的陰影 

好きでわかれうたうたうはずもない ほかに知らないからくちずさむ
有誰會喜歡高唱別離呢 只是不知還能唱什麼 才這樣哼著

恋の終わりはいつもいつも たちさるものだけが美しい
愛情的結局每每總是 只有揚袖離去的那一方瀟灑 

残されてとまどうものたちは 追いかけてこがれて泣き狂う
而被留下來 不知所措的另一方卻只能 追逐著、焦渴著、狂哭到無法自拔



別れはいつもついてくる 幸せのうしろをついてくる
別離總是悄悄跟來 跟在幸福的後面到來

それが私のくせなのか いつもめざめればひとり
那是我的習癖嗎 醒來時總發覺自己孑然一身

あなたは憂いを身につけて うかれまちあたりで名を上げる
你身上帶著一抺哀愁 在浮華街市中功成名就 

眠れない私はつれずれに わかれうた今夜もくちずさむ
而無法成眠的我 百無聊賴地 今夜也哼起了別離之歌


歌詞中譯出處摘自[forine  天空部落 的發表  請點我 ]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追求快樂有其必要嗎?



但如果可以選擇
哪邊快樂我便往哪邊站
哪兒待我有情我便往哪兒去

我還是希望
也寧可 擁抱快樂
既使是有些混沌不安的快樂
或是有些衝動糊塗的快樂

也不要很上進好清醒卻疼痛的
追求種種很抽象的心靈療癒

我覺得
心或靈魂的傷口是永不會癒合的
不要白費力氣了

時間已經過去
傷害已經造成
何苦再覓它回來?
既使我確實
因為那些種種壞時光
改變了樣貌甚至心靈或言行
或許有一度變得異常膽小或畏縮
甚至經歷過神經質或者非常情緒化

然而
既使有過創傷
我也放棄費神去撫平

也許追尋快樂
就能遮蔽這些苦痛

或者
快樂也只是暫時的止痛劑
或者更可能是
不願面對黑暗的逃避

但如果我們去細究
窮盡心力去刨傷口想要療癒
這雙前進的腳便要停止了

無法前進而只會一直往下墜
那更是可怕
我不覺得
在窮於應付現實生活之際
我們還需要活成這樣的勇敢

而其實
心的傷口不理也不療癒
又怎樣?

我們依然可以帶著這殘破甚至缺損的心
去愛去大笑

誰沒有陰影呢?
誰的人生沒幾樁不可逆的痛悔呢?
誰沒被傷害過?
誰沒傷害過人?
誰沒面對過惡人或暴力?
誰是徹頭徹尾的陽光純潔神聖呢?

後來我覺得
感覺真正被療癒的時刻
就是被嶄新際遇覆蓋
好好放肆地快樂
會掩沒心中的黑暗

既然往昔種種已不是簡單到
困住自己想破頭就能殺死的黑
何不撇開擱置?

給我美食醇酒
帶我出遊
以及善待我的溫暖看顧
如此對我來說
就是世間最佳療癒

我渺小有限的人身
沒有狂大野心

貪的只這個呢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作詞:阿信
作曲:阿信


人群中 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 或痛 或心動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靜靜 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越是甜 就是 越傷人了
越是在 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 深深淺淺的刀割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 關在永遠 鎖上的軀殼

這世界 笑了 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當生存是規則 不是 你的選擇
於是你 含著眼淚 飄飄盪盪 跌跌撞撞的走著

Repeat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然後才後悔著

Repeat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你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 悲傷全部 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色潛水艇     

在最暗的時光裡
瘋狂愛過這首歌
黃色潛水艇黃色潛水艇
感覺一旦潛到底
就超越世界
跟現實解離
自成小宇宙
在我們的
黃色潛水艇裡

當年隱約嗅到某種詭異氛圍
藏在這看似明朗歡樂的歌曲中
我肯定黃色潛水艇不簡單
這首歌藏了很多線索不明講

而今重溫這首歌
細讀其詞
那時隱約嗅到的不尋常氣息
開始心領神會

我猜這黃色潛水艇裡
藏著好幾瓶酒精濃度70趴的
綠色艾碧斯(Absinthe

艾碧絲

歌詞中的『綠色的海洋』=『綠色透明的艾碧斯Absinthe』酒
當然這是我腦中不負責的聯想圖

近期嚐到艾碧斯Absinthe
一直被它漂亮的綠色透明液體及植物香氣勾引
70
趴濃度,恰好可擺平不易醉的我
茫茫的很舒適
所以對我來說,這真是高效率的快茫酒
重點是,它太美了,還有植物香
不像一般酒精有辣嗆氣味

愛上這款酒後查了一些資料
曾活在巴黎的藝術家和作家,將艾碧斯(Absinthe)視為創作時的精神食糧
文生梵谷(Vincent van Gogh)、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王爾德(Oscar Wilde.....

皆是歷史上艾碧斯的擁護者,甚至視它為綠精靈
有一說,它還可用來治療憂鬱症

這款酒後來被稱為「大麻酒」,曾遭禁,停止販售。
之後因為沒有證據證明它會危害身體,才又解禁。


綠色艾碧斯(Absinthe
我只跟很親的人喝
逃生路線跟救生圈先備妥,才能安心又放肆的茫

而披頭四的黃色潛水艇裡
什麼都有
我相信
那裡邊藏著的
可不僅僅只有綠色的艾碧斯酒

人在醉倒嗨茫之際
肯定世界和平
宇宙無敵吧?

我經歷過所以清楚
在某些藍色時分
己力不及之際
超脫一下
也是種求生本能

太清醒
有時很難面對棘手事

有一種死
近似假寐
肉身安好
理智消失
一片白茫
僅留下異常清醒的意識

當時無數頻道任選
棄守自我
只與喜歡的對頻
那時候

整個世界就是我的黃色潛水艇
潛到底
如此寧靜安全
我可以笑不停

像按下暫停鍵暫離
去玩一會
回來
再繼續面對
現實人生


更多艾碧斯Absinthe資料圖片出處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