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赫然發現 能教我不開心的事 越來越少
赫然發現 爸爸媽媽 越來越乖巧
雖然兩份工事 教我再無餘力結新歡
這才發現 對愛的需求 也越來越少
但發現 置身愛裡的感動 竟是更豐盈
因為周遭環繞的 都是我愛的
也都是懂得愛護我的

沒有勉強不用刻意
舒舒服服安然在著

放下對他人的要求期待
時刻將不快意的人事物問斬
留都不留
也無眷戀與不捨 當斷則斷 不斷必亂

這是一種宣示
也是一項告知
向這世界說白了
擺明著 這我要 這我不要
清楚具體

讓世界知道我要什麼啊
然後好好地給我來吧

然後要像一只碗
等著喜歡的澆灌我
而不愛的當頭淅瀝來時
也要像只碗
裂道口子
任它
洩去
不要留著爛自己

如此明快乾脆
甚至絕情
起初勢必有些手軟忐忑
當你確切表達
不要 不必 不可 不愛時
你也不得不地 忍耐著被歸類為
冷漠 無情 不好相處 孤僻 難搞

沒關係的啊

這是大千世界啊
爺要在喜愛的池塘嬉戲
任誰也攔不了

你可以盡情在你鍾愛處
乖得像綿羊或野得像兇貓
你在你愛處豢養種種
柵欄開關在手裡
你有權選擇
放什麼進來趕什麼出去
不許誰來亂

你漸明白 根本不需誰懂你
終於你可以 放下解釋的折磨
至要緊是懂自己
究竟你想待在怎樣的世界裡?
所有的規則教條都出自人造
那麼你何不大膽些
立下你的規矩?
在你的立身處
只要你尚存活著
就代表這世界允許你

在不傷他人自由前提下
以你的方式
活在喜愛天地裡

讓這世界 讓他們懂得
你有捨棄的力量

當你不依也不討好更不取悅誰
你確實有捨棄的力量
這敢於捨棄的力量將使人顫慄
必然 他們會尊重你的方式
不然 你便斷之不理
你不用求
你可以捨


比起有大力去爭取並擁有什麼
不如先獲取捨棄的狠勁
一個敢捨的人 其實是很有力量的

到這地步
你將發現
世界忽然建立起屬於你的秩序
並安於你立的潛規則
你可以安心做自己
回到最真的樣貌

原來做自己
要先建立或尋覓
與你相應的天地

理直氣壯的活吧如同
世界允許一棵樹一花草有自己的樣貌

當你相信
原來相由心生 境由己造
你世界 你目中風景
都可由你創作
力量在你處

你將在這短短有限生命中
放下種種埋怨嘲諷憎恨怪罪
而開始忙於 善用己力
來創建你愛的世界

這就是負責
這就是承擔
這就是勇敢
這就是踏實地活出
自己的風采

不需要旁人允許才能做自己
當你生於此
世界已經允許你
成為你自己
成就你自己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斑鳩4  


7月22日

颱風前夕,這天中午仍豔陽高照只是風強。
我騎車趕著去常待的咖啡館寫稿,因為有三集劇本要整理,翌日要開會,開會前夕我最毛躁焦慮。
固定要騎的小巷遇紅燈,我不耐等,臨時轉念,離開小巷,從南京東路去目的地。
大馬路車流擁擠,捷運又在施工。
這時,前方沒紅燈,卻忽然喇叭聲四起。
我看見前頭有異象。

 

一位中年男子把機車停路中央
他不顧危險地捧著個什麼東西,橫過車流,跑到一邊水泥地面,小心翼翼將手中東西放下來,然後趕緊在喇叭聲陣陣中,上車離去。
我太好奇,就趨近他放東西的附近,那是一隻受傷的斑鳩。
我沒法細看,因為換我後頭的汽機車不耐地叭我了,我油門快催,騎走了。

我想忘了那隻烈日下,水泥地上的斑鳩鳥。
但我也清楚,若沒人發現,在毒烈日光曝曬下,牠應該很容易上天國。

這天,是我工作大忙亂日。我一邊騎車一邊天人大戰。
我實在沒餘力也不知如何照顧受傷的斑鳩鳥。
而且我也不太想浪費時間,在趕工時,節外生枝理會一隻這樣平凡到處可見的斑鳩鳥。
可是我一邊騎啊
一邊腦海浮現那男人不顧危險拋下機車,將牠從馬路護送一程,護到路邊去。


他已經起了善念頭,這份難得的心意,就這樣浪費了嗎?

他可是冒性命危險救的啊。


我討厭心中有懸念
所以繞一圈迴轉
回到馬路旁,機車停在施工區,鑽過圍著的鐵欄杆,走進工地。

已經過了十多分鐘
那隻傻斑鳩,還楞在原地,模樣呆滯。


我把牠撈起來放進我包包裡
姑且先騎到常待的咖啡館
這間老咖啡館吸菸區
有一群時常碰面的常客。

她們見我撈出一隻斑鳩,這群常客們(其實算是我的另一群家人了)
開始跟我扯淡。


該拿這隻斑鳩怎辦呢?

一位夫人(我們叫她夫人因為她豪邁又大器)說:「這要送動物醫院吧?」
店老闆,英明道:『快打1999 市民專線,他們會轉介給動物救援隊,以前我撿過一隻馬陸,就是請他們處理的,他們很專業。』

老闆比給我看:「那隻馬陸有這麼大~~」
我當下好驚聳
馬陸
很像蜈蚣的那種馬陸?還那麼大~~~~
我心想,原來動物救援隊連蜈蚣都救,這太奇怪了吧?

 

後來我決定聽老闆的先打1999

我說我撿了一隻受傷的斑鳩

對方很親切的說:「好的,我給你動物救援隊的電話喔,可以跟他們聯絡。」

我抄下號碼打過去,是一位聲音很有磁性的先生接的(說真的,是不是人有愛心聲音都好聽?總之是一聽就讓人溫暖先的沈穩好聲音)
我實在很怕他要我親自送到哪個地方去,因為我很緊張工作做不完,所以我非常小家子氣的先來段開場白(不是愛的告白不要亂想)

「我撿到受傷的斑鳩但是我現在在咖啡廳,而且我不能離開,你們可以處理嗎?」

先生說:「OK,咖啡廳可以安置斑鳩嗎?」

「不行,因為有養貓。」除了這原因,我也不希望造成人家的困擾。

先生又說:「好的,你可以先找個紙箱把牠放進去嗎?」
「紙箱嗎?」我問,忽然右前方遞來紙箱,簡直比小叮噹的百寶袋變得更快,原來店老闆好認真在聽我們對話呢(你演“竊聽風雲”一定行)

我繼續問先生。「要放在紙箱然後咧?」

「然後如果可以,試試看能不能餵牠喝點水。」

「水?餵牠喝水呴?」

「對呀,如果牠願意喝水就比較好一點,然後我們會派人過去,請給我地址。你可以在那裡待到幾點?」

「六點。」當時是下午一點,也就是說,五個小時內請來接走這隻小班鳩喔。

「好,我們會請人過去處理。」

 

掛完電話我走出咖啡廳
放在吸菸區桌子上的小斑鳩,已經被一群常客包圍。

斑鳩5

並且,店老闆已經拿了滴管在餵牠喝水(我確定你不只有當小叮噹的潛能,還有演 "竊聽風雲"的才華)
姊姊我都還在跟動物救援先生哈拉,你已經啥都聽見且付諸行動搞定了!

人間有沒有這麼溫暖啊?

你這麼上道不枉姊姊我每月在這兒撒錢啊!(我知道我離題了~)

於是斑鳩就窩在紙箱裡,喝過水後,牠呆滯的眼睛亮起來了。

然後我就趕快忙自己的事,卯起來弄劇本。

然後,忽然,那位高貴常客好夫人,不知幾時出去,幾時回來的,拎著兩包東西來了。

她不知去哪間鳥店,敗了兩袋飼料,說要餵牠,然後亂灑在紙箱裡。

果然是夫人,瞎拼快如風。

 

然後
這時我熊熊想起來了,我問店老闆:『為什麼你撿到馬陸要找動物救援?那個不是很像蜈蚣的昆蟲嗎?』
老闆跟夫人以及一群常客大笑。

我才知道原來那是一種很大的鳥,長得像白鷺鷥,叫“麻鷺”(我真是孤陋寡聞-掩面)

然後呢
我們這群愛吸菸的菸鬼們,就噴著菸圈,跟一隻斑鳩,在吸菸區候著。

那些年屆阿姨級(好啦我也是),我們這群都是不務正業的傢伙
每天泡在咖啡廳

通常她們聊家常話,講老公壞話或好話。

我呢,就是埋首打我的稿子(好啦我承認偶而也會偷聽他們的八卦當素材)

然後我們不時地,去打開紙盒觀賞斑鳩的狀況(本日咖啡館的特別來賓也)


下午四點,動物救援隊來了。

真是驚人
竟配有專業汽車喔(有圖為證)還穿制服ㄟ

斑鳩2

帥呆了,確實有一種(兄弟我們在出任務)的FU。

害我都不敢練肖話。

 

動物救援先生停了車,一進來就問:『請問是不是有一隻斑鳩。』
我們這群阿姨立刻點頭稱是
我乖乖呈上紙盒(簡直像呈貢品給皇上那般虔誠    很明顯我在煩古代稿)

 

掰囉,斑鳩。

事發到此已過兩天。

颱風過了
編劇會也開過了
這會兒才有閒情PO這種家常文。


現在讓我們總結一下這件事。
你就會發現這裡邊真正催淚點在哪(最好這也可以催淚)

我認為呢
我個人認為呢
這整樁事最美的地方是
這隻傷在馬路上的斑鳩
引發一場  愛的接力賽

看似偶然的事件
其實背後都有不偶然的地方
像注定好的命運

首先是一個小巷口的紅燈教我不耐改騎大馬路
然後是一位中年男子,頭殼簡直壞掉地竟撇下機車
冒險捧起路中央的斑鳩放路邊邊去。

接著是好奇害死一隻貓的我這位姊姊決心完成他的愛心拾回斑鳩
然後剛剛好我常待的咖啡店老闆有救過 馬陸  麻鷺的經驗
知道打電話給1999轉到動物救援隊

然後老闆貢獻紙箱跟滴管
然後夫人貢獻鳥飼料
最後動物救援隊開車來
救援先生小心翼翼捧著紙箱完成整樁斑鳩救援接力任務

那隻斑鳩喝了水又吃了飼料看來已狀況大好
我非常有信心,被帶去專業照護,牠肯定會活下去

你看這些瑣碎小事
牽涉了多少人?

甚至包括1999的接線生
甚至這背後的政策
設立動物救援隊的契機

而牠不過是一隻
普通常見的鳥兒啊
牠可想過有朝一日要經手這麼多人?

當牠被強風吹傷墜落大馬路上
牠可知道後來會進到咖啡館?
認識我們這些聒噪的阿姨們?


早年
時常被當成藥膳補品的斑鳩
竟有這樣的命運?

這肯定是牠神奇的一日


雖然台北人常給人一種高傲冷漠的感覺
台北市有時也會帶給某些人
一種時髦冰冷的印象

但是我覺得台北還是有一些很棒的地方
我的政治立場模糊
但是只要讓我有感的我都要稱讚

1999市民熱線真的服務好
動物救援隊也真的熱誠又專業

雖然工作爆量的我最近焦慮緊張
但偶而這種跟工作無關的節外生枝
帶來的是跳Tone的幸福感
所以節外生枝偶而還是要接一下

因為你可以看見跟利益無關的情感交流
人也可以偶而無私一下

譬如當緣分落到你面前宛如一片落葉時
你忐忑不安地琢磨著該不該拾起這緣分

哪怕只是跟一隻斑鳩的緣分

而你拾起了
其實並沒有你想像中麻煩
而且那種喜悅很滋潤呢

因為斑鳩讓我見識到
我常待的咖啡館真好
咖啡館老闆真讚
動物救援隊好棒呀
1999熱線也好方便

而跟我僅有點頭之交時常碰面的咖啡廳常客們
原來這樣可愛(平常只看到她們聊八卦練肖話)

7 22 日
就為一隻不相識的斑鳩鳥

我們合力完成了救援任務

今天我們是斑鳩國的
斑鳩大神一定好感動




 


  

,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植物  


『一千元的鈔票最厚,五百元的鈔票薄些,一百元的最薄,不信你摸摸看。』

『一千元的鈔票最長,五百元略短,一百元最短。不信你比較看看。』

『停電時,甚至世界末日時,如果我在,你會很安全。因為我一定能找到最安全的逃生路。絕對!』

以上,是朋友阿靖說的。
說時笑容爽朗,非常帥氣。

雙眼失明,但活得比看得見的人們,更清明。

可用手機,跟我LINE。

明眼人不曾注意的,小細節。

盲者細膩品味著。

當然,也不是每一個盲者,都能活出這樣的見地。
只是,在這樣的朋友身邊。
我熟悉且過慣了的世界
竟是陌生,新世界。

 

曾聽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

一人,也有一人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內在乾坤。

阿靖的世界,跟我的世界,肯定是不同的世界。

我看見,豐富多彩,瑰麗明媚。
他看見了,暗暗地,流麗風景。

就以腳步輕重,走路方式。
或以皮膚毛細孔,及身體氣味,音聲辨識我。


我啊
一向不喜大亮燈
亦不愛化日晝
而今面對黑中的靖
覺得
比置身在明眼人中,更安心。

當我們交談,是真的交談。

當我們牽手,是真的牽手。

不用表情來揣測真否
更不需外貌做度量

當我看得見你而你看不見我
我竟卑鄙地暗暗高興你的黑盲
因為這樣啊
在你面前我變得更真

這世界對阿靖你來說
肯定有殘酷的一面吧?
你卻能笑得比我
見過任一朵笑容都更燦爛

你是多美的存在

疲累時
風塵僕僕地趕去見你
未出聲
你已先認出我
從未錯認過

有時
我覺得
這世上只有你
是真的
看見我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743  

0745  

0746  

 

有時晚餐想了又想不知吃啥
很捨得撒錢吃好料
特別在疲累的工事後往往藉此犒賞自己
因為我作息亂  一天就吃一餐
所以那一餐對我來說是非常期待的啊

但是有些東西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比方說當你很想吃點懷念的家常菜
那種百分百符合你口味的
就得自己下廚了

我的拿手菜除了炒黃瓜
就是炒泡麵
不然就是這個從老爸那兒偷來的麻油麵線

一般我都是加蔥
今晚冰箱只有蒜
那麼青蒜也行[但是蔥更對味]
首先
因為我很重視這道菜
為了找尋好吃的麵線我買過無數家雜貨行的麵線
終於找到某間口感跟我很麻吉的麵線


這道菜相當簡單
把大蒜跟青蔥切碎
扔碗公裡
倒麻油[我海量所以倒很多]
再倒一些  丸莊醬油[我愛丸莊牌]

這時
起一油鍋
油要夠熱
灑一些玫瑰鹽進去
菜剷撥弄攪云
然後
打兩顆蛋
滋滋滋爆油煎蛋
煎到底部成形
晃動菜鍋
甩一下翻面即可  [不是我臭屁  廚藝普普  但我很會甩鍋  ]
完全是因為我臂力超好


這時  另一個爐子
放一鍋子
裝水
水煮滾 
麵線一把扔進去
筷子挑一挑 燙一燙即可
千萬不能煮到糊爛

然後把麵線挑起來扔進剛剛呈了拌料的大碗公裡
快速地拌勻
最後把煎妥的蛋
鋪在上面

這麼一大碗配可樂看電視
真神仙般生活啊

0747




這竹筷子也用了很多年
大碗公是很久以前在二手店買的
二手店已經收攤
大碗公還留著
我就是愛用大碗公喝酒喝湯吃肉


今晚體力好
多炒了一道醃肉薑爆木耳[我自己發明的菜名]

夏天買了豬肉一定要用酒 砂糖 醬油 先醃過再冰
這樣肉才不易壞掉

木耳很便宜 
吃起來好爽口好Q潤
爆薑 再配醃肉 一起炒

想到要這樣組合的我
真是超喜歡自己


0748  
很明顯  我餓慘了
絕對不講究刀工
我就愛大火炒大刀剁 


那麼這秀氣的小碗兒呢
也是我心愛的碗
是朋友送的
古樸樣
端起來溫潤潤

家常菜吃起來就是有種爽度
愛吃啥就啥麼多扔一些
愛怎樣的鹹度也不用特意交代
盡量扔鹽丟醬油

不過下廚這等美事姊姊我還是偶一為之即可
善後很累
畢竟沒有槿汐幫我清洗收拾鍋爐

而吃飽以後就只想就地暈倒躺平
還要善後那些真是 搞岡 啊

不過呢
最近因為調整作息
只有夜間跟早晨活動
讓我得以重新混起菜市場
不然之前每次我醒來時菜市場都收攤了

現在換我去跟菜販和肉販靠腰說你們好晚才開
我七點就來了ㄟ

台北的菜市場都好晚開喔

我覺得我真是好健康
被熱成這樣
竟然胃口還超級好

我肚子裡一定有藏神
吃那麼多
完全不受氣候干擾
有夠了不起的

我都想拜祂了

對我來說
吃是相當相當重要的事
能吃就是福
能吃就是健康的重要指標



聽一聽舊時愛歌
迷人嗓音
絕美歌詞
我可以徹夜聽

黃耀明 - 我這麽容易愛人

 






我這麼容易愛人
作詞:黃偉文
作曲:陳小霞
編曲:梁基爵
演唱:黃耀明

仍然被過路人的對望吸引 很需要驟眼的緣份
仍然為了葉兒就暗戀森林 裝飾最空白的時份

從來沒有念頭 想愛甚麼人 因此也沒太多遺憾
誰人站到面前 亦似有可能 因此也容易變心


#討你歡心 因你剛剛靠近 唇邊恰巧需要那微溫
 吻就吻 甚麼都不要問 忘形才是面前的責任
 請放心 不會終生抱撼 明天一位比你更殘忍
 背叛我 別帶著仁慈和側隱 我這麼容易愛人

誰來就抱著誰 戀愛是本能 不必當獨有的榮幸
誰名字會劃成耀眼的疤痕 比起那懷念更深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潮濕地帶  


做了一堆不可思議而凌亂的夢
近日一場劇本會完結後
大概是忽然密集看了許多劇本
人一直處於昏沈狀態
腦子一下子整不回來
慌慌的
應該要來吃歸脾湯了可是很怕它的鐵秤味
會議都結束三天多了
神經還一直纖細著
睡睡醒醒換了幾種科中
一路吃過了麻杏甘石
又吃過了竹葉石膏
又吃了生脈散
柴龍牡也吃了
最後還吃了天王補心丹

這氣候真有點難熬
如果再加上需要急耗腦力的工作時
緊張一加上暑氣
就覺得全身繃緊然後熱聚體內
又是刮痧又是按摩又是科中的
才安然無恙地端著

懊惱的是
一直回不到小說工事裡
使我有點兒慌
九月要截稿的小說
其實已累積十萬多字的稿量
把每一場拉成時序表
看了又看
不滿意的地方還很多
只能安慰自己
每一次都能搞定這次肯定也不例外

就在這樣有點低潮又壓力頗大的時候
方才躺著把小說《潮濕地帶》看完
這是一本被許多衛道人士批為下流骯髒噁心的小說
而其實我非常欣賞作者書寫此書的氣魄
文筆很自然
態度很坦率

故事結尾
我非常的被感動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
看這本書確實心臟要夠大顆
如果只把焦點放在乾淨衛生等等地方
就會忽略了這本小說其實是非常勵志的

一位少女為什麼可以把自己長痔瘡動手術的事
甚至將自己的身體私處研究到那樣徹底
從那些世人認為骯髒私密的事裡
甚至滿佈細菌的地方鉅細靡遺地研究筆記
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試著理解
就會明白到
這是個極孤獨的少女
因父母失和各組家庭
非常沒有存在感
她把一件非常小的事觀察到極致
看見跟他人所見所感
不一樣的風景

這本書據說在德國出版後
很多人是翻不到最後一頁就棄書逃之
大加撻伐
而我
看到一個少女不斷設法要擴張擴散自己
她把自己的氣味體味隱匿地瀰漫各種地方
藉此
或許帶給她某種被愛感

在書末
這女孩終於明白到一件事
家庭和樂圓滿
是不重要的
父母是不重要的(如果他們不在乎她,她還硬著努力要博取注意是徒勞的)
女孩最終醒悟到唯一重要的是
她必須開始自己的人生
既然沒有親人在乎她
她乾脆完全在乎起自己
放棄自憐跟討好
去追尋自己要的幸福

故事後半部
女孩祕密在病房養著的那群酪梨小孩
以及她與護理人員羅賓的互動
送酪梨小孩給羅賓那一段
寫得好感人

這是近期我讀過最奇的書
不適合推薦給他人
但我自己
會好好收藏

世人認為的骯髒污穢
有時
也會養出如蘭花那麼美的植物
就像近期我見到的澤瀉花
據說是「水中清道夫」
可以吮盡污水還其清澈
而它的花兒卻潔白如雪

想到這些
就覺得
蘭花出淤泥而不染
澤瀉飲濁水花如雪
這其間蘊藏著某種詩意
或懷著某種深意

世間
存在許多不可思議事
特別在動植物身上
嗅到某種語言文字都難描述的奧秘
每每經驗到這些
瞬間都會被狠狠地感動
意識到
這世界絕非我目睹的那麼簡單


直到十月以前
勢必要在忙亂中度過了
但願我別忘了在慌亂工事間
保守住欣賞這些美事的空白期
哪怕只是花幾秒鐘欣賞家貓的睡相
抱一抱牠們就會大大的療癒我



噹貓3  

醒來是一定要先抱老貓的
牠總是彷彿有心電感應般地
預知到我將睜眼的剎那
立在我身畔
跟我早安

返家也要抱一抱奔來的二隻貓
噹噹貓最囉唆
會把一整天的心事
以牠的語言激情且慷慨地追著我陳述
像是急要告狀的小孩
聽不懂的我也只好摟著牠說:
「好啦好啦知道了慢慢講還有呢?」

非常搞笑的一人三貓
一起共度燠熱的夏
一起期待
我最愛的秋天
並且相信著美好的未來等著我們

不管當下好壞
未來
一定美極了
那是因為我比以前比昨日更願意
朝向喜歡的風景前進
背對嫌惡討厭的那些

我是一個有分別心的人
因此我一秒也不願意
待在不樂意待的地方
表面和善
內在機車
有諸多乖張癖
而我已放棄努力戒或改

活到而今我更願意的是
接受自己
然後就算是世人認為對的好的事
只要我無感
我再也不願浪費氣力努力一咪咪
終究這是我的人生
除非我自己想開或樂意
種種習癖
不為誰改
那都是我的一部分
失去什麼不要緊
失去自己
最可悲
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
都很靠悲
而且最終還會成為怨恨鬼
埋怨為誰怎怎怎地
結果怎怎怎地
真是太不可愛了呀

我家的貓這點做得很好
牠們從不為我改變
依然得我寵愛
且姿態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PS
潮濕地帶 後來被拍成電影
我沒看過
書評影評多把焦點放在性上面
我覺得
實在太小看這本書了

如果以書中少女的家庭背景去理解
就能明白關於性的探索及描述
只是過程

最終書末要陳述的最重要

完全不說教的一本奇書
其實天真地道出了
小孩如何從不圓滿的家庭
以各種荒誕詭異的方式
最終活出自己的領悟
走上自己的道路





,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