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象牙果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418186979-1108333692_m   

最近很多好看的電影
《愛情初邂逅》
我已經看完了 非常喜歡

現在我最期待的是即將上映的
《曼哈頓練習曲Begin Again》

437x630-exactly  

我記得
曾在台灣少數電影院
上映過一齣冷門片《曾經。愛是唯一》ONCE

36006  

當時,我跟朋友都非常喜歡呢。
喜歡導演生活化的拍攝手法
以及說故事的方式
熱血 但不煽情
熱情 但不亂灑狗血
而且裡邊大量歌曲都好聽極了

記得那時是跟朋友去長春影院看的

最近發現《曼哈頓練習曲Begin Again》的
導演
就是《曾經。愛是唯一》的約翰卡尼(John Carney
這回,女主角是我很喜歡的綺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
於是更更期待這部片

寒冷冬日睡得飽飽
挑個非假日午後
到冷清清戲院
買杯熱騰騰咖啡
窩進黑漆漆空間癱在座椅看電影
就像鑽進了
某個深邃黑暗洞穴裡
暫時跟現實世界告別


幸運的話
看到一齣極好的片子
走出影院時就會覺得開心
忍不住笑瞇瞇
當然
我要任性地拒絕在冬日看那種會讓我傷感
或太花腦筋的嚴肅片

我喜歡看的都不是太偉大的電影
我喜歡看編劇或導演將很生活的日常時光
拍得富有詩意

就算是處理一些難堪的情境
也會用一種荒謬或淡然的手法隱隱約約流露
不要將悲傷處理的太狗血
就如同我討厭聽見那種嘔心泣血的情歌
搞到好像要自殘才算真正在愛
那樣凶猛的愛的表現手法
我會感到毛骨悚然


我們是平凡人
平凡人難免有淡淡的哀傷
淡淡的遺憾
或者
淡淡的微甜的喜悅

而每個人活到最後難免都有些傷痕
偷偷藏一些裂開的口子永遠暴露在心深處
那又如何
日子還是這麼如水流去
我們還是會慢慢好起來

不管多疼的傷口
時間都會默默悄悄覆蓋住
這與堅強無關
就好像晴日陰雨或四季
喜怒哀樂好運壞運
本就是這麼無常地交替不止
有時其實只能承受而什麼事都不能做的
有時放下努力反而因為接受而帶來平靜

而那些種種尷尬的難言的情緒
有時藉著書藉著電影或歌曲甚至是圖畫
展示給我們看與我們相共鳴
於是我們產生了一種 啊吾道不孤的快感
原來太陽底下無新鮮事
我悲我喜眾人皆有之
實在不用太放大自己的情緒
而如果真要好好釋放情緒
在看電影時哭一哭笑一笑倒是相當過癮呢

於是每每看到一部好電影
就覺得世上有那些厲害的導演跟編劇
實在是太讓人感謝了

今天特地跑去喜愛的咖啡館
花一百多元
買了半磅我最愛的義大利咖啡豆

巨大的咖啡機正在烘豆子
整間咖啡館都是濃郁的咖啡香
真希望我有一間小房緊鄰著厲害的咖啡館
讓我每晝夜都嗅得到咖啡香
那樣我一定會做很多美夢吧

咖啡館的對面是一間小小媽祖廟
裡面養著一池我很喜歡的錦鯉魚
牠們每天都在池子裡遊啊遊
而我每天都在人世間晃啊晃地

店家幫我磨咖啡豆的時候
我就窩在裡面角落位置看書
我坐的那個最角落的單人座位
我知道每天早上咖啡館鐵門一拉開
就會有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伯伯
固定要坐在那兒看報
他日日來
已成為這咖啡館一隅美麗風景
因此早上我若來了
是不會跟他搶這位置的
老顧客們彷彿都有了默契

是要給他的位置喔

傍晚我若來了
我就要坐他的老位置
由衷希望等我九十幾歲了
我也要像他那樣每天到這看報喝咖啡
能這樣度日我會覺得超級幸福的哪
每天可以有一些餘錢享受咖啡館的好咖啡
對我來說
是極大幸福啊

我跟小弟預約了
他說等我老了沒辦法寫稿
他每天要給我一杯咖啡的錢
讓我可以奢侈一下
我真愛我的小弟
他每天到一個地方做一個很單調的工作
如此規律
如此耐煩
有著我沒有的定力
與我沒有的單純的心思
如果我真可以活到那麼久
我就可以這麼奢侈地享用這項預約好的福利

因此我就勵志要活久
為了無數杯無數杯好喝的咖啡
以及無數的在老咖啡館得以消磨的好時光

沒想到最終我對人生的盼望
可以這麼平常
就只為了待在喜歡的咖啡館
僅僅為著無數杯好咖啡
以及能夠誰也不理地
窩在角落看書發獃


《曾經。愛是唯一》ONCE



 

 

《曼哈頓練習曲Begin Again》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圖貓  

 

那天聽到一位文壇前輩
提出很棒的人生三種境界

一是『佔而不有』
一是『有而不佔』
一是『佔有』


我最喜歡『有而不佔』的境界
那文人對『有而不佔』打了個比喻
比方說羅浮宮美術館的畫
那麼多美麗珍貴的收藏品
我進到館中欣賞
若與物與畫有共鳴
那當下我獲得的歡喜
也就等同於我『擁有』了它

雖然那物那畫並未標上我的名
也不屬於我的收藏
但我確確實實地得之也有了

我聽聞這說法
爾後細細去思量
覺得大有道理

『有』是什麼?
佔住一件物品更甚至於是一個人
若與佔住的這物這人沒共鳴
這算是真正的『有』嗎?
那只是虛的『有』

『佔而不有』
卻與佔有物沒共鳴沒交流
那就只是佔住了虛名或得到了虛榮
卻品味不到實在的「樂」

另一種是『佔有』
既佔也有之
這當然也很好
但擁有
有時,也是種包袱。
因為那亦代表
妳必須為妳佔有物負責
越是珍貴的越是要小心呵護
嚴加防守怕被盜匪竊之或恐懼失去
更甚至佔有的沒失去
消逝的是自己
徒留下失去主兒的
冷清清的遺物
畢竟這是無常人世啊

想到自己終有一日無法守護已佔有的事物
就會感傷起來
特別是
假如那是有性命的會跑跳的
該如何是好?
人不在了如何收拾留在世間的那些?

比方說我養著的貓兒們
有時外出
我還真惜命
就怕出了什麼意外
家中貓兒們都困在屋內該如何是好?
並不會有人知道牠們的處境
然而養著的就竭力去養著了
是為了已經養著的
外出時
才知道
必要平安返家

有一些道理是年紀大了才明瞭的
『有而不佔』才真正最高明啊

普世間
那些名存實亡的關係啊
荒腔走板地演繹著種種鬧劇

太多人死死地守住
說著 我的我的
既使那早已不是我的
只剩名份而已

如過眼雲煙般地終於消耗掉的是什麼?
窮極心力窮追不捨地要佔有佔有佔有著許多許多許多
到底是累啊

真的很愛
真的要有
也許不言語不掛名沒有形式與約定
交會一瞬
靈光一閃
打照面那剎
也就在彼此心中有之也愛之了

與物共鳴
與人共鳴
真實的交流
是心有靈犀
否則都只是
徒具虛名

品味不到真實的樂

不過
比起意圖佔有什麼
被佔有
才真是可怕

所以
沒有歸屬感
或感覺無根如浮萍
換個角度想
也是極美事啊

因為終究妳被誰擁有了?
是誰對妳『有而不佔』?
妳是被整個大宇宙懷抱著呢。

我們誰不是天地在滋養著?
我們這一條小性命
有一定的命數

陽光空氣水
都是愛妳的證明
妳是否感應到?
這無窮盡的慈悲。
已經餵養妳多久了?

就算有那麼一日肉體消逝
我魂也與之同化
再也不累地回歸宇宙
也許
也許

那也只是一張好睡的床
而過去僅僅是場荒唐夢矣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