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片  

 

潮潮春雨

被縟埋我

眠久難醒

像蟲蠕蠕暗黑濕土深深處

 

懶發情

夢都蕪

 

潮潮春雨

聽多潮潮

床似海深

像魚浮浮

碧藍水底默默蕩

 

懶出頭

悶窒霉爛去

 

意到快離世

就緩緩慢慢滑出被窩

掙脫密雨挾帶厚重水氣

走進「哈肯舖」在麵包團團間拎走

一袋

香水檸檬

 

潮潮春雨

聽多潮潮

抽刀剖檸

埋首深呼息

召喚絲絲脫離魂

 

果香清澈似針

刺破我身內裡

剎那

剎那

活起來

 

 

PS 潮濕天水氣重,教人意志弱,唯「香水檸檬」可救我。

一袋60,「哈肯舖」獨賣。巴掌大檸檬兩到三顆裝,是我的醒神藥。其味清澈香芳,切薄片,擠汁液入開水,殘身掛杯緣。

如此飲用,懷香渡這春雨陣。

 

文章標籤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花0318-2  

 

今晚夜行  
綿綿細雨
是那種濕不透你衣服不撐傘也還行的那種雨
所以我不傘只戴帽

行經公園長椅前被豪邁鼾聲驚到
更驚是那長椅前後上方各立五把雨傘
堆疊互挨的傘花,形成△狀。
一個男人,就躺在△間的長椅睡覺
椅子旁有一手推車
車上堆滿一包包捆緊的大塑膠袋
應是這男人的全部家當

 

雨細細密密
公園燈光隱隱約約
黑樹木
地濕漉
他鼾聲大作如置身無人境

他到底是沒個密實遮風避雨處
卻睡得這樣香甜?
其修為定比我高之又高
也許是個可憐人
但絲毫沒有可憐相
他的鼾聲是這麼可愛啊
彷彿真真把天地當睡床

在那不遠處
是燈影幢幢有歌舞表演的媽祖廟
對了
今天是元宵節
這才記起來
可我今晚行走了那麼久
沒見到半個提燈籠的小孩

現在的燈籠多是電子燈籠
有開關的恆光
不像燭光有明滅會閃爍

使我想到所謂的電子輓聯
毛筆字寫得再美
透過螢光幕觀之
總覺得假假地
當然
是我個人偏見

我小時候呀
元宵節
會找那種鐵的大大的奶粉空罐
拿釘跟鎚在罐側打許多洞
一根線穿過兩側洞眼,線尖繫纏竹棍上

到了黑漆漆夜裡
興奮著
點燃紅蠟燭
令之站鐵罐裡


弄好了
我就穿著拖鞋奔出家門往田野奔
必大聲喚流浪街上我的狗朋友們
我們如此浩浩蕩蕩月下漫遊

那時元宵夜
同我一般拎著自製牌燈籠的孩子們多著呢
男生則愛高舉火把
黑暗中見那沖天熊熊烈焰,總感到可怖又淒豔

我懷念那樣的元宵節
我的媽媽倒是越老越比我更能迎合新世代
每年元宵前夕就一直叨唸著要我別錯過燈節
要我去看看圓山那些巨大花燈
有多美啊有多好看呀
她每年都去看
我每一年都錯過
她總說可惜
我老說討厭人擠人

我不愛造型別緻的電子大燈籠
我就是喜歡那種
看似破爛有些狼狽甚至笨拙的手工燈籠
最喜歡的還是奶粉鐵罐
愛看從那一個個不平整圓,邊緣還尖銳的洞眼透出的
會閃爍會明滅的燭光

 

小孩子們拎著它們
一邊擔心燭光被風吹滅
一邊忐忑又小心翼翼護著
以至於行走時風一來就尖叫驚呼
不看眼前路
光只是瞪著手中提著晃著的燈籠

就是要提著那樣的燈籠行走
才有刺激感
以及
浪漫氣氛

媽媽說我有時真是小心眼
不願意的事就是打罵就是慫恿就是不不不
她就是說破了嘴我也不被誘惑
往好處想
這也是我的另一種定力吧

我知道我愛的就是那一款
寧沒有也不願意愛上別款

對味了定要纏綿
走味立馬棄之
這麼任性死不悔改

 

不愛的別人說的再天花亂墜
錯過也不可惜
這種事
還真是如人飲水唯自知矣
要與何人,說到明白呢?

感覺
還真是抽象事
只能共鳴
只能默契
不會因為分享就有同感

所以在這世間
遇事遇人若得共鳴生出默契
那當下往往教人心情太悸動

漫漫人生路
若遇知音多麼好
若沒有
知『己』也挺好

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
『知己者明』
能知道自己的愛惡
就像在自己心房
養著一盞燭光
有了這盞燭光
便可以教眼前世界看得更清楚
往喜愛的方向走
背離不愛的路徑
就會活得舒坦

回來後
給自己煮一鍋花生湯圓
放很多黑糖
起鍋前
灑一把桂花
喝了又香又甜又暖心
元宵快樂

非常不爭氣地
又想起你
我在天堂的狗朋友
明年我若記得元宵節
我會給自己做一個童年常拎著的奶粉罐燈籠
在暗夜拎出去
讓那光一路亮到天上去
讓你欣賞

想必你也懷念
曾經元宵時
你是怎樣追著我手中燭光
汪汪地跳躍著
一路相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圖片2  

 

後來又畫了它們

一個又一個養在我的記事本裡

字問字答
紙上玩遊戲

如果一個小孩自小不知『死』是什麼
在尚未識字以前
及至長大也不識『死』是什麼
從未有人告訴他『死別』是什麼
這小孩會長成什麼模樣?


如果我們告訴一個小孩
我們認為死了的東西不叫死了
我們告訴小孩那只是
閉上眼睛去旅行


這小孩會生長成什麼模樣?
他的緊張會不會少一點?


如果一個小孩從未識得體重機公斤數
又會生成什麼模樣?
可會在放肆吃喝時隱隱感到罪惡?

他會胖一些?
還是會瘦一點?
假如他不識胖瘦
亦不知胖好還是瘦美?

如果一個小孩從沒人告訴他
當你這樣那樣時
那樁事叫做『愛情』

而如果你跟某人戀愛了
假如你們發生了。。。

你千萬不可以。。。

但你可以。。。
而如果你。。。
你就該死且差勁透了。。。

不知道這樣那樣名之為『愛情』的小孩
當他這樣那樣時
單純就只因為那一刻想這樣那樣而已

有時我好想明白
為什麼小動物可愛?
是不是因為單純?
他們單純,是否因為他們不識的東西太多?

他們因此而不矯情
也沒有心中的勾勾纏纏
是這些勾勾纏纏
抹黑了許多
美好心情
毀了花好月圓

世上各樣名詞
種種定義

是否是煩惱無盡的延伸?

 

老子不樂意標榜什麼
《世說新語·品藻》提及「當時標榜,為樂廣之儷。」
這又是什麼意思?

圖片3  


近來看到種種諷刺事
一樁事或某個人
當時眾人標榜之
時日過去一陣
眾人惡貶之


究竟是我們看不見,認不清事情的本質?
還是我們都用自己的世界在度量?
是我們都被欺騙?
還是我們自己,根本就是糊塗蛋?

我有時也覺得我很好
我有時也覺得我惡劣至極
那麼
究竟我是好的還是壞的?

就因為我太想定義
就因為我好想有個決定
都因為我只想取或想捨
在選擇的時候
要先做出正確的判斷


為了這個做判斷的起手勢
為了這一刀下去兩面分的局面
為了要站這邊或站那邊
為了要正確的讚這個或噓那個

所以我分而裂之
就這樣把圓融剖開了


然後躺在這片稜稜角角上頭
感覺著這也刺那也痛成了過度敏感者
以及得了神經衰弱

描繪著團圓的圓
感動這曼陀羅的圓

它把總總收攏一團

如太陽普照
如月光遍灑

一切點點橫亙線線終是不分開的  圓滿

圖曼1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片  

我嚮往『堅貞無咎』
而我忒喜歡『安貞吉』

這都是易經語
我喜歡儘管我不怎麼參得透
但是只瞧著幾個字的組合句
也感覺美

當我持續八天每日畫一隻曼陀羅

我似乎在這圓裡生出我的曼陀羅

線條顏色圖騰摻和一團圓
這裡邊漸生出一種規律


陰跟陽
纏繞纏
圖最後的平衡

 

把心越纏越細膩是否就能窺見那一線光?
或者把心放大到無窮盡就觸碰那天光?

乒乓球也像飛躍的曼陀羅
貓追尾巴也追出一團曼陀羅

太陽是曼陀羅
滿月是曼陀羅
地球也是巨大的曼陀羅


我看見好多曼陀羅使我想像起這圓就是零極限

我只要抬腳踢出去
終究會滾回來的業力的曼陀羅啊
當然我也可以張臂一收攏
自成一天地的曼陀羅

煙圈
煙圈
呼成一團飄散高飛的煙圈
那是誰也抓不住的曼陀羅

貓的瞳孔也是美麗的曼陀羅

從天空墜地的『雨』
從銳利的直
而終在地面散成圓


走到最後
總要圖個圓


擊殺的刀劍
飛濺的血痕
它撲在任何地方都渴望拓染暈成近似圓的形狀呀

微笑是圓
含恨是線
我的邏輯不算數

擁抱是圓
別離是兩條路徑相反的線

愛是圓
恨是線
線盛不了東西
圓才可以

我在說什麼?

不管怎樣拓展提升追索乞討爭奪終於疲累席地坐
那一方寸地就是自己最後的圓

 

流年是圓的  我常駐其間卻迷茫無知
時間是圓的  我長路迢迢卻不知將自返


當我不斷構築這團圓
感覺自己亦是個盲目自轉的圓


設若一人一世界
到底我是會找到

終點的圓

彷彿愛上其它
彷彿愛上別人
彷彿是你而終究是

另一個我嗎?

因此不再嘔心瀝血疲累的求
也不用拿責任套自己妄想圈住什麼

懶洋洋地就這麼祕密的暗暗團起來
我信緣有自己的路


而從來我看不見別人
這也是極自然事

我們都在密結屬於自己的曼陀羅
我們在允許著什麼墮入這網中
當能自主自張自取捨時
這就是有了界的圓
其間有自己的意滿

著色的終究是自己

 

就算我這麼容易愛人
也能夠這麼容易離開人

因為經歷過無數這樣的聚散而早有覺悟
當你或我或他們因不滿足而背過身去時
當我們走得越遠離得越開也許那代表著曾屬於我們的圓

它終於要拓展得更大廣


所以不要捨不得那圓圓的淚落下來

所有的別離甚至所有的死生我願想成是一輪巨大的滿月


生命是絕美的『 曼陀羅 』

 

10646844_894277963925805_7510207426276657181_n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