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7   

 

 

莊子說不要有那麼多應該不應該
所以說對人有情緒時會停下來想
對方應該如何嗎?應該那樣嗎?我可以生氣嗎?我生氣正確嗎?
然後就覺得,我不能氣了。

這一股要發作出去的氣,就煞住了,然後它到哪裡去了?
只好花很多時間來研究自己的種種情緒
忐忑不安焦慮等情結,研究自己真是相當困難的事啊
比研究別人更難難呀。


而所謂的正義?正確?正知正解?是是是等。
想得更深更透竟然又都模糊了。
那個人那樣做真是該死,應該痛罵一番,錯誤至極,彷彿大家看法都一致的,社會觀感也都一致的。
可是我又會腦袋打結,覺得如果換作是我,或者想一想過往,或者想一想我也有了對方那樣的處境跟環境時,我會不會也做出一樣的事?
樂極生悲?或者恨極作惡?
我竟沒了主張,又拿不定主意,我有百分之五十也可能會那樣做的啊

人性有善
人性有惡
在我體內也同樣有著惡的念頭
多到數不清的地步
也許是沒有那樣的條件環境或沒被逼到那樣的處境
或沒得到那樣的條件,我心中的惡獸,才會即使蠢蠢欲動而仍然地囚在體內沒有放肆。


 

羨慕篤定的人,羨慕義無反顧的人,羨慕對自己認為正確的事高談闊論的人,感覺到彼之活生生的熱情,以及鮮活的,感人肺腑的那種熱誠,簡直會發光那樣。

不管是興致盎然地給人建議,或者是興致盎然地批判時事,或者是興致盎然的炫耀自己的功績或成就。
都讓我感到嫉妒又羨慕

 


因為他們活得那樣理直氣壯理所當然
理直氣壯的喜怒哀樂真是可愛
儘管也會在忽然間,給自己招來麻煩

 

我們說穿了也不過都在過自己的人生罷了

我們說穿了正是因為大家都不一樣,觀感不同,作法不同,個性不同,說話方式應對模式不同,才會使得人間如此熱鬧啊。
因此小說家才有得寫,編劇才有得編。

 

後來我因為想得越來越多而變得越來越混沌

有人跟我抱怨某某的事,我也幫著想是不是某某做了這或那才使你鬧情緒?或者某某這不對那不好才惹你傷神?

不過雖然我聽著也摻和著頗認真的討論,但事後細想,某某終究不是你或我,就算討論某某討論得再深入,說真的,某某就是某某,與我的人生無關緊要,到最後這些討論終究是失焦的,只是論爽的。

 

人生有很多事是這樣的,自己絕對是最最無辜的那一個。
沒錯,不管怎樣,自己都是無辜的,我認真的這麼認為
就算幹了惡劣至極的事教旁人跳腳,總還是會有很多的理由跟藉口,覺得自己是最最無辜的,因為愛護自己,不捨得給自己定罪。

 

 

 

假若進步一點,得了一點點的同理心
會開始想像,也許我是無辜的,對方也是無辜的。
頂多,只能設想到這地步,那已經是非常艱困的一步了。

有太多太多的書,身心靈的書,指導我們,要愛人們本然的樣子。

就像菩薩或上帝,一視同仁的愛護每一個生物。
我們閱讀時點頭如擣蒜,因為那樣崇高的品格使我們感到偉大,心生嚮往,可是要腳踏實地的實踐,真他媽的有夠艱難。


我指的不是表面做做樣子的愛每個人本然的樣子。
我指的是當真打心底能夠愛或欣賞每個人本然的樣子。

 


且不把這個標準放在外人身上,就先放在家人身上好了,認真實踐看看,就知道難成什麼嚇死人的地步去。

 


許多時候看不順眼,內心忙著狂飆髒話。光是忍住不形於色已經內在崩潰,更甭提記得去愛對方本然的樣子

 

不過在我嚴厲的訓練自己許多許多回以後,內心的髒話也越來越少了。
我不會愛對方本然的樣子,但我終於漸漸地能夠接受對方本然的樣子

她就是那個樣子
我就是這個樣子
大家就是各有各的樣子
和平不過就是我選擇『接受』而已,接受比去『愛』更容易辦到。

好像『接受』是消極的
似乎『去改變』才是積極的
但我發現我越來越不勤於積極的去『改變』什麼

那天我在某書中讀到一句話:「我已經學會,無論在什麼狀況中,都能感到滿足。」
我當下有被雷打中的感覺

不是冬雷是春雷。不是霹靂而是溫溫地
我實在是喜歡這句話,就把它抄在我的日記裡。

 

我想像著,要有多平和的心境?才能有這樣的境界?

在每一個狀況中,感到滿足。

我肚子餓或嘴饞的狀況是絕對不爽,甭提滿足。
我工作忙得時候愛靠夭
我太閒的時候也愛靠夭

但也許有人真可以練到在艱困裡
仍可以欣賞日出美景 
星空綺麗
即使事與願違,還能面露微笑談笑風生
或淡淡然眉都不皺穩若泰山


當我認為不可能而想摔書時我卻回想過去,也不是沒見識過這樣的智者
那種淡定可不是矯情做出來的
所以也不是不可能的是吧?

「我已經學會,無論在什麼狀況中,都能感到滿足。」

 


請注意,第一句有一個『學』字。
彼時應事對方也是有掙扎矛盾糾結過所以用了『學』字
是學來的境界不是自然而然達到的
是下功夫花時間
磨著學著得到的境界

「我已經學會,無論在什麼狀況中,都能感到滿足。」

 

這句話換老子來說:那就是『寵辱不驚』『處變不驚』

有時候看很多書吸收很多知識
卻沒辦法只是把一句簡單的話實踐到底練個徹底

好想抓著練成這功夫的人問一問
請問擁有這樣的境界

 

是變成了『活死人』?
還是變成了『活神仙』?

這彷彿只有一線之隔
心情
卻是天差地別啊


圖:轉自網路資料照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養石  

 

他睡著了,天涯海角,遙遠的床。

他在夢裡,睡很香。

筋骨舒展,毛髮服貼,貓樣可愛。

 

在他睡了時,她還養著,他給的「石」。

 

用薰衣草精油,沐浴石頭。

20元路邊買的老甕,當石頭的睡床。

 

有時累了,她把石頭捧在掌間,聞一聞,花香。

 

石頭堅硬,那就用,花瓣般柔軟的精華。

日夜地,慢吞吞的,浸潤它,滲透它。

養成一個,香口貝口貝的石。

 

石頭,祕密地,眠在老甕裡。

她祕密地躲著,吞雲吐霧。


石頭睡在她的書桌上。

睡在電腦旁,睡在咖啡杯,中藥罐,老書籍,鉛筆盒。
睡在種種間,屬她的祕密地。


有時,她幻想,她睡進了,石頭心裡。

眠在既堅硬又安全,相當穩靠的地方。

 

世間是香的
夢是香的


好香好香

 

世間沒有一種語言
可以道盡他們的關係
世間沒有一種文字
可寫明他倆的情愫


所以
這更加的,使他們陶醉
因為沒人讀懂
亦無人看透

因為難以形容的

往往,最最純粹

所以她更加地
喜歡他

不為做給誰看
不為教誰來羨慕


但憑心瞭,最真懇。

 

他睡著了,天涯海角。

她睜開眼,近在咫尺。

 

他在夢裡,睡很香。

筋骨舒展,毛髮服貼,貓樣可愛。

她目視,她擁抱


浮生若夢,渺渺如煙


來一起睡

消化這世間


然後

吐出

一朵雲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