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畫  

當環境日惡
年歲又漸增長
未來存活
真的是各憑本事了

文化大學《專業經絡師認證班》這門課
從十年前學習至今
重複回課堂複習重聽N遍我也算賺夠本了

不論是眼界或身心
都歷經了幾番的蛻變
除了追究身體的變化
其實於我變化更大是心靈

當身體的障礙排除
心裡有數的是必開始面對更深的自我
之   種種情緒


人事世事不停變遷
從浮躁自滿傲驕
到漸漸淡定從容不與人爭
好慢的進步
但很值得

圖文 / 張阿捨

文章標籤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ormal_49fe9935c2520  

「濕氣」是過客,我是這麼想的。
雨天它就來……
衣褲緊,身體重,心懶意乏,偶隨一種「了無生趣」之感。

起初我誤會我憂鬱,爾後我習經絡略懂身體
漸認得這位名喚「濕氣」的朋友。

它來自大自然的雨霧露
而我身體膚,遍佈細毛孔
當雨天衣褲緊,心懶意乏,行走宛如千金重,偶隨一種「了無生趣」之感。
我開始知道我不是憂鬱……而是「濕氣」這名訪客光臨我。
它悄悄滲入我身,默默穿透細毛孔。
於是屋外下雨起霧,我身內也來場氾濫的雨露。
我就算不溫柔也能好容易就成了經典的「水做的女人」。

即使它來親近,我卻不想留它長住。
我但願「濕氣」是過客,怎麼來請怎麼走。
有人用灸,類似給身體抽菸。
而我呢?
我發現濕氣重時我特愛吃炸物,也許是因為炸物吸水。(請注意,這兒我非討論健不健康的問題)。

自從認出這名訪客後,逢它光臨,我偏愛備上工具(當然最佳工具是我雙手,哪還有什麼工具更美過我滄桑但有力的雙手?)
然後我將不厭煩地宛如做手工那般,慢慢將腿部經絡揉按撫遍。
那兒疼就關愛哪兒多。
讓經絡暢通,給「濕氣」指路。
請它化做身體的雨(汗),化做身體溪流(請尿遁),還我神清氣爽,行走輕盈。其效果立見,屢試不爽。
從此我便懂得,該如何「招待」這位訪客。

為什麼重點放在腿?
憑經驗我領悟到濕氣下流,酷愛下行,因此最常盤桓在腿。
每每處理過後,腿部發熱,被濕氣阻住的氣血暢通了,立即褪腫,輕鬆舒適。
然後我便靠在窗邊,懶洋洋抽菸吐霧,瞅著櫻花樹在風雨中搖蕩。

據說高過六尺的樹就有神住。
那我多幸運可以與神相對,神是不怕濕氣的吧?

我是五穀雜糧之身,因此我留駐世間,難抗拒世間風風雨雨。
太陽曬雨水淋,我皆受之N年。
我並不特別愛護我身,正如我心破碎多次也不夠愛護小心。
但這無妨,人行走江湖,總有包袱。
傷身傷心,都是日常。
只要我們懂得,幫自己縫補。

而我私心認為,懂得幫自己好好縫補的,自然也能替心愛的人們縫縫補補。
我們都是這樣的,在人間走著走著,偶遇意料之內或意料之外的打擊,讓身心破損留下缺陷。
缺陷給我們帶來繼續前行的障礙,如被困住般無奈。
但一道傷口落下的缺損,必會在另一處長出別樣的生機。

失去雙手的人特別能用腳,因之雙腳特有力。
失去雙腳的人,特別會用手,其手特靈巧。
身體被困的人,內在精神就會練得特強大。

這都不是刻意帶來的成績,而是自然而然,因為變成這樣了,所以我們有機會應變出更厲害更不設限的自己。

所以天氣變化,濕氣來。
因此命運造化,障礙臨。
該來的就會來
我們就這樣常常措手不及防不勝防被狠狠碾過了。
然後再站起來。

不要太關注傷痕,不要一直怨恨受害。
不要太關切已發生但不可逆之人事物。
倒是該努力練習,自己抖落自身的塵埃。
站起來
也許用另一種姿勢,或者換一種姿態。
還是能走得很好
走出自己的美麗道

我是這麼認為的……純屬個人經驗談。

流浪經絡師—張阿捨—2017/11/4

圖—轉自網路



文章標籤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片~2-1  

活至今,我感覺人生最要緊就是「知足常樂」。
然而,要明白這四字,卻要先從追逐很多擁有很多以後,才能領悟。
首先要擁有很多,才能體會到人被「物」累,是有多累。

年前至今在清理房子時,徹底割捨許多。
光是衣服大概就捐去上百件,甚至拋棄大量自己撰寫的書籍。
此外,我還明白,但凡一件物品,能有多種用途,且操作最簡單的,就是我更喜歡的。

約兩年前,我拋棄插電煮飯的電子鍋。
改以一只帶把的小鍋,用瓦斯爐煮飯。
學習古人烹米的方式,把米洗淨,浸泡三十分鐘以上。
一杯米兌一杯半的水,就是我最愛的米飯。
這樣的米湯,添一點油,煮滾後,略攪拌,蓋鍋。
再以最小火熬煮十分鐘。
熄火,不掀蓋,就這麼悶十分鐘即可。

如此,就是我極愛的米飯。
我舌頭刁,嚐得出瓦斯爐跟電子鍋煮出來的米飯味不同。
瓦斯爐熬煮的米飯,吃起來有厚潤感。
當然,最頂級,是用木炭燒出來的,那又是另一種境界。

漸漸,我體會到,物是越簡單,越沒包袱,越不累贅,越不給妳添煩。
用小鍋煮米飯,吃完,洗一洗就沒事了。容易洗,容易清乾淨。
而這樣一只小鍋不但可以煮飯,也可以煎蛋,還可以炒菜煮湯,一個鍋就滿足我肚子的許多許多渴求。
過去用電子鍋,只為了煮米飯。
但是每隔一陣子,我就要愁煩鍋蓋邊緣凹槽的洗滌,還有集水塑膠盒的清洗也很煩,因為必須準備小工具才能深入清潔。

鍋內邊緣凹縫,極容易藏污納垢。更甭提這麼個電子鍋放小廚房有多佔空間。因為電子鍋上面不能疊放物品。而且內鍋好麻煩,不好拿在瓦斯爐煮湯,放冰箱又常塞不進去。
原以為是帶來便利的東西,可是我怎麼覺得更添煩?
還是我邏輯跟別人不一樣?

人習慣了電子鍋,遺忘煮米飯的技巧,其實是相當可惜的。
通常瓦斯爐有兩爐子,用瓦斯爐煮飯,炊飯時另一邊可以炒菜。菜炒好了米飯也好了。
或者煮飯的小鍋內,放蕃薯或蘿蔔跟米飯一起炊煮,那就又多了可吃的食材。
至今仍覺得拋棄電子鍋實在是我人生中絕佳選擇。

而我竟在這小地方上得意洋洋至今,每一次品嚐著自己煮的米飯都讚嘆自己煮飯技術已近爐火純青(金的是很肖婆),非常愛在這種不上流的地方暗爽。

後來,我把微波爐也送人了。
因為每一次微波爐在微波食物時,我都很膽戰心驚。
惶恐著它會不會爆炸,裡面的湯汁會不會亂噴,這個那個可不可以微波?該怎麼微波?要設定幾分鐘?還有就是我極不愛微波食物時刺耳的電子聲,感覺它運轉時吃電凶悍,有種恐怖感,而我懼怕任何會電得唧唧叫的東西。

微波爐送人後,廚房空間又更大了,需加熱的東西我用蒸的。
而且,食材總是新鮮的最好吃。
我不愛微波食品,老覺得吃起來有種沒魂沒魂的萎靡感,吃了身體只會懶。
還是,這又是我舌頭太刁的結果?或是我的邏輯錯誤?

今年,連冰箱都送走了。
這下省心多了,也少了許多浪費食材的狀況,更不用愁煩什麼清冰箱料理,清潔冰箱方式等。
因為我發現我出差時冰箱扛不走,微波爐也不成,電子鍋也不行,電鍋也麻煩,而一只小鐵鍋又輕又好帶,就能陪我流浪,帶來許多快樂不受拘束的用餐時光。你要用它煮茶也成,洗乾淨就行。

對了,冷氣機,這傢伙我家已經沒它近七年,還活得很好。因為生命總會找到出口,我在夏天有很多法寶應付大熱。

現在,我連油都不買了。
只要跟肉販買十元的肥肉,就能逼出夠我一周用的豬油。
拿豬油拌飯最香了,而且逼完油,餘下略焦黃的肉末,拿來炒菜更是美味到足以讓我唧唧叫。好吧,也許我天生愛懷舊,就愛這類古早味。

說真的,自己製作的油,吃起來最歡喜,而且自產自食,能完全明白從無到有的過程,是怎麼料理出來的。最安心也最新鮮,保證沒防腐劑也沒亂七八糟的添加物。且操作簡單不麻煩。實在便宜又好方便。

重點是省心力也省腦力,以前我為了添購哪一牌料理油還真煩死。
因為有些強調健康的油還要考量熱度到幾就不能用,否則有害。
有的油又只適合拌煮不能高溫油炸什麼的,麻煩死了。
我最討厭這種囉囉囉唆唆的事,腦子總會覺得很混亂,而且你今天選的這個品牌不代表永恆的品牌,經過許多次食安風暴,會覺得最安心的品牌就是「自己來」品牌。

漸漸明白原來許多我以為且用慣的文明產品,我是可以不要的。
我只是跟大家一樣用習慣而已,因為用慣了誤會自己「不能沒有它」而已。
卻沒費心思量自己到底合不合適,像我這樣人口少,很多東西其實不需要,擁有了只會添煩添亂。

經過這麼些過程,才明白「知足常樂」的道理。
東西越少,心情原來越好。
然而「知足常樂」,是要透過先追逐並擁有很多,感到被物累的疲憊後,才能產出的心境。那是勉強不來的心境,那是硬求不來的心情。
這也彷彿談戀愛的境界,要愛來愛去死去活來好幾番才會明白愛自己最爽,愛別人則要順自然。或者連愛都不用提不用談,自然有了就自然愛,自然走了就自然掰。免糾結也不勾纏,不強求自然就不用玩心計。那麼心情就會平和很舒服。

不過呢,人天生下來就張口說「我知足常樂」的,我想不多呀。
人是從錯誤中學習,從五花八門天花亂墜花花世界裡打滾過,做出種種選擇,然後開始體會到種種因果,品味各種果實。
「果」是自己所愛?或者「果」是自害?這「果」是要收藏?還是要拋棄?
沒有停下來細想,仍停在追逐擁有階段,就會一生疲到盡頭,其實好可怕啊。

佛經談到的「生死疲勞」,要超越這個,究竟怎麼做到?我仍不太明白。
但是活了那麼多年頭,至少累積一點心得,那就是平常心隨順自然,接著就是實實在在牢記「知足常樂」這四字。

如要再配上四字,那就是「寵辱不驚」。
我收穫的人生至寶,這八字就很夠用。
知足常樂,寵辱不驚。
這就是混世度日的安心帖。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