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P1260173-2  

停止辯論的頭腦
是莊子學入門功
談何容易?
總是知易行難

慶幸是
仍保有嘗試行之的動力

頭腦有太多對世事對錯的判斷
也許看一遍報紙新聞就有N次腦內的戰爭

是非如何定論?
總是各有各立場

絕對的對
與絕對的非
執著果斷地硬幹
有時是一場又一場
雙方衝突的災難

有時我的混亂
是因為價值觀的混淆
常有別人認定是
而我卻感到可疑

漸漸的比較傾向靜觀其變
講話亦不敢再那麼篤定
下結語時有很多的保留
給意見時附註 "僅供參考"

只因為我喪失胸有成竹的自信
那種我眼見後認定的好壞

幾番人生經歷下來
會發現人間世事無常無定數
直覺的感受
有時超越頭腦理智的判斷

所謂的是非
也無關他人的對錯

也許只是
搞清楚自己的是 自己的非
行著自己認為的是
不行自己認為的非
光是徹底覺察執行這項 "是非"事
就已經夠困難

有時自己認為是的好的對的
都可能半途而廢
哪還有那個精神或資格
去費神費力的指正其它?

為了簡省力氣
反求諸己是最單純

唯一提防犯規的可能
總來自自己最關心的人

練習就連面對著身邊的人事物
都放下這顆辯論的頭腦

也許我就能得到終極的自由
而不只是身體的自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羊居-張阿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企鵝
  • 現在的我不辯了
    當有這種念頭出來
    我會先告訴自己"停"
    去釐清外在的事件所造成我何種情緒
    然後再把情緒重置
    往高頻正向~用感覺去感覺它
    再吸吐個幾次回到自己
    就會發現截然不同!

    而我的大腦也就乖乖的靜下來了!
    ㄎㄎ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