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午夜裡練了兩小時的曹全碑
本週進度只停留在:[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
因為一直不滿意[嶺上多白雲]還寫得不好
所以也沒有繼續往下練
在水寫布上重複練習這兩行詩
乾了又寫 寫了又乾
老貓一開始還興致盎然地爬上桌面看我寫字
後來牠監督的累了 遂跳下桌 睡去

我跪在矮桌前一筆一筆慢慢的寫
腳都跪麻了還捨不得放棄

對於這種重複性的書寫我真是有變態的癮頭

夜是這樣的靜
練字練字練到最後心會跟著清明起來
有一種豁達的感覺
彷彿任何心事都能找到答案
帶給自己合理的解釋與領悟

明明是嚮往自在討厭拘束的人
但是多麼諷刺
我愛的卻是圓圓整整的曹全碑
而不是行雲流水般的草書
我喜歡清清楚楚的字體
乾淨爽朗 像一張張可愛又樸拙的臉
明亮 不帶滄桑 也沒有半點憂傷


前日散步
與一株攀在屋牆上的花兒喜相逢
是什麼花?有人知道嗎?

花很美 陽光正好
駐足看得久了
覺得自己好像也變美了

相片:午夜裡練了兩小時的曹全碑
本週進度只停留在:[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
因為一直不滿意[嶺上多白雲]還寫得不好
所以也沒有繼續往下練
在水寫布上重複練習這兩行詩
乾了又寫 寫了又乾
老貓一開始還興致盎然地爬上桌面看我寫字
後來牠監督的累了 遂跳下桌 睡去

我跪在矮桌前一筆一筆慢慢的寫
腳都跪麻了還捨不得放棄

對於這種重複性的書寫我真是有變態的癮頭

夜是這樣的靜
練字練字練到最後心會跟著清明起來
有一種豁達的感覺
彷彿任何心事都能找到答案
帶給自己合理的解釋與領悟

明明是嚮往自在討厭拘束的人
但是多麼諷刺
我愛的卻是圓圓整整的曹全碑
而不是行雲流水般的草書
我喜歡清清楚楚的字體
乾淨爽朗  像一張張可愛又樸拙的臉
明亮 不帶滄桑 也沒有半點憂傷


前日散步
與一株攀在屋牆上的花兒喜相逢
是什麼花?有人知道嗎?

花很美 陽光正好
駐足看得久了
覺得自己好像也變美了  XD


PS:後來好友告訴我 這花名叫「龍吐珠燈籠花」...我說還好不叫   龍吐血燈籠花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羊居-張阿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葵香
  • 我後來上網查它的圖片,才知道為什麼叫龍吐珠呢?原來它那紅色的小花未開花前就像一顆紅色珠子,難怪叫作龍吐珠~很貼切的形容~^^

  • 妳竟然查得到
    我也是上網看了很多花的圖片都找不到
    簡直看到我眼睛快脫窗了 XD
    謝謝你跟我說呢

    asir9 於 2012/12/18 05:03 回覆

  • 葵香
  • 不客氣~^^
    可能因為我打的關鍵字是「燈籠花」,於是很多長的像燈籠的花圖片一齊秀出來,當我看到類似的,在看看它的名稱是什麼,這樣就找到了~^^
    像有人對長的像蝴蝶的昆蟲不知名稱,我會先看它是什麼顏色,例如打「黑蝴蝶」,在一個個看哪個長的像的點進去看仔細,於是就找到了。
    之前臉書有人也是路上看到植物不知道是什麼名稱,我都是用類似的方法找到答案的~^^
  • 原來如此 有這種小撇步 CCC
    不過我連它是燈籠花 這個燈籠花都不知道
    結果我從 常見花類 到 小白花都查了 @@"當然還是查不到 哈

    asir9 於 2012/12/18 23:09 回覆

  • ilovemonique
  • 毛筆本來已經離我好遙遠好遙遠了
    大概小學之後就再沒碰過了
    但最近因為有機會 在這邊的小學教中文及中國文化
    又再次接觸到毛筆
    也再次重新發掘中文的美
    剛好看到你這篇 覺得好興奮
    有機會回家的話 我也要來買幾本帖 好好的練習
    順便請問你有推薦的嗎
    這裡的中文機構要求要教 隸書

  • 我學東西很任性
    寫毛筆的帖子我沒有研究什麼是隸書什麼是楷書的
    所以如果妳要教學用的
    我沒辦法給妳專業的建議啊
    那是我不懂的範圍

    假若妳回台灣
    我推薦妳可以到蕙風堂[和平東路鄰近師大那邊 有兩家蕙風堂 要去有地下室的那間]
    可上網查電話地址
    那裡有非常多的帖子可以讓妳盡情挑選
    也有很專業的人士可以詢問相關問題

    我個人目前就是專心地在偏愛曹全碑 ^^

    要是想買毛筆 我自己是習慣到 蕙風堂對面的耕硯齋購買
    因為在那裡 人少 我可以慢慢地試寫各種毛筆
    老闆娘比較有空慢慢陪妳選毛筆 ^^"

    asir9 於 2012/12/22 04: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