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羊居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斑鳩4  


7月22日

颱風前夕,這天中午仍豔陽高照只是風強。
我騎車趕著去常待的咖啡館寫稿,因為有三集劇本要整理,翌日要開會,開會前夕我最毛躁焦慮。
固定要騎的小巷遇紅燈,我不耐等,臨時轉念,離開小巷,從南京東路去目的地。
大馬路車流擁擠,捷運又在施工。
這時,前方沒紅燈,卻忽然喇叭聲四起。
我看見前頭有異象。

 

一位中年男子把機車停路中央
他不顧危險地捧著個什麼東西,橫過車流,跑到一邊水泥地面,小心翼翼將手中東西放下來,然後趕緊在喇叭聲陣陣中,上車離去。
我太好奇,就趨近他放東西的附近,那是一隻受傷的斑鳩。
我沒法細看,因為換我後頭的汽機車不耐地叭我了,我油門快催,騎走了。

我想忘了那隻烈日下,水泥地上的斑鳩鳥。
但我也清楚,若沒人發現,在毒烈日光曝曬下,牠應該很容易上天國。

這天,是我工作大忙亂日。我一邊騎車一邊天人大戰。
我實在沒餘力也不知如何照顧受傷的斑鳩鳥。
而且我也不太想浪費時間,在趕工時,節外生枝理會一隻這樣平凡到處可見的斑鳩鳥。
可是我一邊騎啊
一邊腦海浮現那男人不顧危險拋下機車,將牠從馬路護送一程,護到路邊去。


他已經起了善念頭,這份難得的心意,就這樣浪費了嗎?

他可是冒性命危險救的啊。


我討厭心中有懸念
所以繞一圈迴轉
回到馬路旁,機車停在施工區,鑽過圍著的鐵欄杆,走進工地。

已經過了十多分鐘
那隻傻斑鳩,還楞在原地,模樣呆滯。


我把牠撈起來放進我包包裡
姑且先騎到常待的咖啡館
這間老咖啡館吸菸區
有一群時常碰面的常客。

她們見我撈出一隻斑鳩,這群常客們(其實算是我的另一群家人了)
開始跟我扯淡。


該拿這隻斑鳩怎辦呢?

一位夫人(我們叫她夫人因為她豪邁又大器)說:「這要送動物醫院吧?」
店老闆,英明道:『快打1999 市民專線,他們會轉介給動物救援隊,以前我撿過一隻馬陸,就是請他們處理的,他們很專業。』

老闆比給我看:「那隻馬陸有這麼大~~」
我當下好驚聳
馬陸
很像蜈蚣的那種馬陸?還那麼大~~~~
我心想,原來動物救援隊連蜈蚣都救,這太奇怪了吧?

 

後來我決定聽老闆的先打1999

我說我撿了一隻受傷的斑鳩

對方很親切的說:「好的,我給你動物救援隊的電話喔,可以跟他們聯絡。」

我抄下號碼打過去,是一位聲音很有磁性的先生接的(說真的,是不是人有愛心聲音都好聽?總之是一聽就讓人溫暖先的沈穩好聲音)
我實在很怕他要我親自送到哪個地方去,因為我很緊張工作做不完,所以我非常小家子氣的先來段開場白(不是愛的告白不要亂想)

「我撿到受傷的斑鳩但是我現在在咖啡廳,而且我不能離開,你們可以處理嗎?」

先生說:「OK,咖啡廳可以安置斑鳩嗎?」

「不行,因為有養貓。」除了這原因,我也不希望造成人家的困擾。

先生又說:「好的,你可以先找個紙箱把牠放進去嗎?」
「紙箱嗎?」我問,忽然右前方遞來紙箱,簡直比小叮噹的百寶袋變得更快,原來店老闆好認真在聽我們對話呢(你演“竊聽風雲”一定行)

我繼續問先生。「要放在紙箱然後咧?」

「然後如果可以,試試看能不能餵牠喝點水。」

「水?餵牠喝水呴?」

「對呀,如果牠願意喝水就比較好一點,然後我們會派人過去,請給我地址。你可以在那裡待到幾點?」

「六點。」當時是下午一點,也就是說,五個小時內請來接走這隻小班鳩喔。

「好,我們會請人過去處理。」

 

掛完電話我走出咖啡廳
放在吸菸區桌子上的小斑鳩,已經被一群常客包圍。

斑鳩5

並且,店老闆已經拿了滴管在餵牠喝水(我確定你不只有當小叮噹的潛能,還有演 "竊聽風雲"的才華)
姊姊我都還在跟動物救援先生哈拉,你已經啥都聽見且付諸行動搞定了!

人間有沒有這麼溫暖啊?

你這麼上道不枉姊姊我每月在這兒撒錢啊!(我知道我離題了~)

於是斑鳩就窩在紙箱裡,喝過水後,牠呆滯的眼睛亮起來了。

然後我就趕快忙自己的事,卯起來弄劇本。

然後,忽然,那位高貴常客好夫人,不知幾時出去,幾時回來的,拎著兩包東西來了。

她不知去哪間鳥店,敗了兩袋飼料,說要餵牠,然後亂灑在紙箱裡。

果然是夫人,瞎拼快如風。

 

然後
這時我熊熊想起來了,我問店老闆:『為什麼你撿到馬陸要找動物救援?那個不是很像蜈蚣的昆蟲嗎?』
老闆跟夫人以及一群常客大笑。

我才知道原來那是一種很大的鳥,長得像白鷺鷥,叫“麻鷺”(我真是孤陋寡聞-掩面)

然後呢
我們這群愛吸菸的菸鬼們,就噴著菸圈,跟一隻斑鳩,在吸菸區候著。

那些年屆阿姨級(好啦我也是),我們這群都是不務正業的傢伙
每天泡在咖啡廳

通常她們聊家常話,講老公壞話或好話。

我呢,就是埋首打我的稿子(好啦我承認偶而也會偷聽他們的八卦當素材)

然後我們不時地,去打開紙盒觀賞斑鳩的狀況(本日咖啡館的特別來賓也)


下午四點,動物救援隊來了。

真是驚人
竟配有專業汽車喔(有圖為證)還穿制服ㄟ

斑鳩2

帥呆了,確實有一種(兄弟我們在出任務)的FU。

害我都不敢練肖話。

 

動物救援先生停了車,一進來就問:『請問是不是有一隻斑鳩。』
我們這群阿姨立刻點頭稱是
我乖乖呈上紙盒(簡直像呈貢品給皇上那般虔誠    很明顯我在煩古代稿)

 

掰囉,斑鳩。

事發到此已過兩天。

颱風過了
編劇會也開過了
這會兒才有閒情PO這種家常文。


現在讓我們總結一下這件事。
你就會發現這裡邊真正催淚點在哪(最好這也可以催淚)

我認為呢
我個人認為呢
這整樁事最美的地方是
這隻傷在馬路上的斑鳩
引發一場  愛的接力賽

看似偶然的事件
其實背後都有不偶然的地方
像注定好的命運

首先是一個小巷口的紅燈教我不耐改騎大馬路
然後是一位中年男子,頭殼簡直壞掉地竟撇下機車
冒險捧起路中央的斑鳩放路邊邊去。

接著是好奇害死一隻貓的我這位姊姊決心完成他的愛心拾回斑鳩
然後剛剛好我常待的咖啡店老闆有救過 馬陸  麻鷺的經驗
知道打電話給1999轉到動物救援隊

然後老闆貢獻紙箱跟滴管
然後夫人貢獻鳥飼料
最後動物救援隊開車來
救援先生小心翼翼捧著紙箱完成整樁斑鳩救援接力任務

那隻斑鳩喝了水又吃了飼料看來已狀況大好
我非常有信心,被帶去專業照護,牠肯定會活下去

你看這些瑣碎小事
牽涉了多少人?

甚至包括1999的接線生
甚至這背後的政策
設立動物救援隊的契機

而牠不過是一隻
普通常見的鳥兒啊
牠可想過有朝一日要經手這麼多人?

當牠被強風吹傷墜落大馬路上
牠可知道後來會進到咖啡館?
認識我們這些聒噪的阿姨們?


早年
時常被當成藥膳補品的斑鳩
竟有這樣的命運?

這肯定是牠神奇的一日


雖然台北人常給人一種高傲冷漠的感覺
台北市有時也會帶給某些人
一種時髦冰冷的印象

但是我覺得台北還是有一些很棒的地方
我的政治立場模糊
但是只要讓我有感的我都要稱讚

1999市民熱線真的服務好
動物救援隊也真的熱誠又專業

雖然工作爆量的我最近焦慮緊張
但偶而這種跟工作無關的節外生枝
帶來的是跳Tone的幸福感
所以節外生枝偶而還是要接一下

因為你可以看見跟利益無關的情感交流
人也可以偶而無私一下

譬如當緣分落到你面前宛如一片落葉時
你忐忑不安地琢磨著該不該拾起這緣分

哪怕只是跟一隻斑鳩的緣分

而你拾起了
其實並沒有你想像中麻煩
而且那種喜悅很滋潤呢

因為斑鳩讓我見識到
我常待的咖啡館真好
咖啡館老闆真讚
動物救援隊好棒呀
1999熱線也好方便

而跟我僅有點頭之交時常碰面的咖啡廳常客們
原來這樣可愛(平常只看到她們聊八卦練肖話)

7 22 日
就為一隻不相識的斑鳩鳥

我們合力完成了救援任務

今天我們是斑鳩國的
斑鳩大神一定好感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r9 的頭像
asir9

吉羊居-張阿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真是美好的際遇
    越來越發現 處處有神
    只要自己心安定

  • 心靜自然神
    真的 XD

    asir9 於 2014/07/31 09:04 回覆

  • 怪獸
  • 救援成功! (起立鼓掌)
  • 拍啪啪啪 動物救援隊讚啦

    asir9 於 2014/07/31 09:04 回覆

  • 葉文琪
  • 是美的愛的巧合的不可思議的接力賽!
  • 對啊感覺這天好開心

    asir9 於 2014/07/31 09: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