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色相

工作檯  

我有三世界
文字界
圖畫界
人世界

佛說
咱都生在大千世界
那麼我還有
九百九十七個世界

我忘了算
我還有夢世界
以及我跟我家貓兒玩耍時
我想我深陷在貓咪界

喜歡某個人事物
就淪落到某一個界
遍嚐那境界裡的酸甜苦辣
宛如修羅場
也如天使我能張開羽毛翅膀
是鬼也是仙

如果我們淪落到某一境界裡
要不瘋魔的話
處中庸處
是不二妙法

愛徹底也就恨意生
恨到極致也能體會到
世間終虛幻
而愛過頭或恨過度都是累
然而
瘋魔有瘋魔的好

能破裂般地五感震盪
也是爽得要命
是不是呢?

假如世間終會走到虛無處
那這中間路途不妨儘管迷
迷人
迷路
迷畫
迷彩
迷寫字
一旦迷上某個人事物
生活就有了謎樣的美麗
那麼洶湧恍惚地墮落到
迷上了的境界裡

那當下
同時也撐起了一把隱形巨大保護傘
將現實遮蔽在外
爾在裡邊
春光無限
美不勝收
其樂盡在不言中

最近最愛是瑰麗繽紛的顏彩
時常窩在熟悉的美術社裡
瞅著各色彩料出神
最愛礦物做的色料
有各種奇異的名字
黃就有好幾種呢
而我喜歡檸檬黃

我相中一罐標籤舊到破損的日本進口顏料
老闆送我
他說已經乾枯賣不出去了
我帶回家費勁地把顏料挖出來
放在空的貓罐頭裡
拿個棒子像擣藥那樣
把那些硬梆梆的顏料擣糊了
開心的要命啊
乾枯的色料彷彿回了魂
顏色活回來
美呆了

帶走那罐顏料時
老闆對我開了張支票
他說假如我有辦法使用它們
就把其餘那些乾枯的高價顏料賤價賣我

現在我衷心希望那價錢真能賤到極致去

我將擣糊的紫色料塗紙上
那是一種帶狠勁的豔紫色

我記得在美術社那幽暗深邃的木櫃深處
還有好幾罐同品牌的
色度奇特的顏料躲著
在那很裡邊的地方

當時我蹲在地上窺見到它們
那些因年代久遠
相貌破損被棄置在深處的傢伙啊
可都懷著種種妙心呢
我心嚮往
明個就去跟老闆討
把它們一個一個從那黑暗深處拖出來
抱滿懷
通通帶回家
跟我相好

我知道我將是它們的新主

都來跟著我吧

我要豪邁地把你們統治了
在我的畫板上鋪展開來
在我的夢裡渲染開來
因為有時候我覺得我也只是一抹顏色
淌在這人世間而不敢重重落地滲到底
因為我尚未找到那匹我甘心躺下鋪展的絹布

有些事真是沒原因的
這麼貪戀種種色相
並且迷上反覆塗料的過程
是為何啊?

莫細究
且這麼五體投地像發夢般地迷不知返
而我多麼慶幸
從前自那倒閉印刷廠拾回的幾口巨大木櫃
櫃面就是我的畫桌
大抽屜藏著蒐藏的畫具彩料
每次伏在那矮櫃前圖畫時
人間世事
種種煩惱
也就被我這麼拋落了
於是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沒了心眼
丟了思路
單純到只剩下
種種顏色

 

20141122-2  20141122


創作者介紹

吉羊居-張阿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