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 Aug 02 Tue 2016 04:53
  • 兩難

9_1436345095k4fB  


和長輩去中正紀念堂看插畫展,年歲大的長輩被那些色彩繽紛又充滿童心的圖畫逗樂,簡直比我還樂。離開時,在松樹旁,看見摔傷的雛鳥(是猛禽類,不常見的灰色雛鳥),趴在石地。
有一對母子,研究牠的模樣,揣測牠的來歷。應是風大,將牠從巢穴吹落。我知受傷的雛鳥若不救治很難存活,便多事的決定通知野鳥協會,先將牠捧進十步遠的警衛室,敲警衛門。
裡邊的警衛大叔有些慌,找不到可以盛裝雛鳥的物品。
我將背包裡平日放置零碎物,切半使用的大保特瓶取出,將裡邊的東西倒出,將雛鳥置入。
我跟警衛說,我會通知野鳥協會來取。
警衛大叔人很好,同意讓我先將雛鳥安置在他處,要我安心。

但是,當我在進行這些事時,長輩非常生氣一直制止我。
長輩認為我應該讓雛鳥就這麼待在原地,長輩覺得我多事,長輩更覺得我的行為可笑。
「也許牠媽媽會來帶牠。」長輩說:「沒有人像妳這樣,妳這樣很奇怪。妳幹嘛給人家麻煩?幹嘛煩警衛?」
長輩不喜歡我做奇怪的事,一直阻止我。
我說牠的腳已經摔傷,不可能回巢內。周圍可能有貓狗遊走,前途兇險。棄之不顧又不救治很難活。
我堅持己見,於是在我打電話聯繫野鳥協會時,長輩覺得尷尬,就先離開去它處等。
在聯繫上野鳥協會後,警衛大叔也要我安心將雛鳥託付給他,我才前去與長輩會合。
長輩後來跟我說,妳這樣做是在干預大自然。
回來後,我想著這些事。
覺得長輩說的有道理,我可能是在干預大自然,干預一隻鳥的命運。

我想到以前國家地理頻道常播放野生動物獵食影片,那時也有人疑惑,為什麼當那些攝影師看見殘酷的獵食場景,或看見因大自然變化性命危急的幼弱動物時卻不搭救。
攝影師們與專家提出解釋,很合理的解釋:「因為我們人類不該干預大自然。這才是真正且正確的在保護野生動物。」

究竟我們該怎麼做,才對呢?
除非啥都不做,否則,每一種決定,每一種行為,一旦進行,就萌生對立的兩邊。
而我常因此被困在是非之間,困擾不已,充滿兩難,矛盾糾結到進退失據。
一如我誕生在雙魚座最後一日,牡羊座第一天的交會間,那我到底是什麼星座更正確呢?雙魚感性,牡羊衝動。雙魚溫柔,牡羊勇敢。而我卡在中間。從小也是左右不分,混亂地使用左右手。想想我的人生常常處在猶豫又混沌的狀態裡。
大人們爭執時我也不知應該站在哪一邊。
周遭朋友互有嫌隙時我也拒絕表態支持哪一邊。
於是我常自動自發地將自己排擠到最邊緣去,或者乾脆躲起來。

有時我忽然清明到彷彿看透一切,卻轉瞬又糊塗茫然彷彿墮到最暗裡。
有時感覺功成名就被注意太棒了,常常又忽然極度害怕被關注的尷尬。
那種赤裸沒隱私的恐怖,像如影隨形窮追不捨的魔,會害我犯心臟病。
有時覺得能分享自己的生活很快樂,但常常又會即時收手怕過份透明。朋友令我快樂,一旦關係太親近我心情又壞掉。

遮遮掩演,躲躲藏藏,極不坦率的時候太多了。我也明白自己的缺點,也常常很受不了自己這樣。時而努力時而棄守地,所以我更常待的地方是功不成也名不就,是當不成好人也做不成大壞蛋。

這樣來回幾次,就累了。
然後我越來越理解到,人生常常是兩難。
不管挑選什麼,都會失去一些什麼。
昨是今非,今是昨非。
也許我這麼常常擺盪也不是壞事。
漸漸放棄信仰所謂的絕對正確。
漸漸給自己留下太多太多餘地。然後什麼都不清不楚地混過去了。

每天我都寫日記反省自己,那麼再審視一遍這樣的問題。
今天這隻雛鳥落在視線裡,妳救不救呢?
在討論正不正確的道理前,救牠我心裡舒坦,那就按我舒坦的方式進行吧。
說到底事件無關雛鳥活不活得成,我不過是選擇了「我」自己。
我更願意的是自私地讓自己好過,而我不覺得自私有什麼錯。
真要我說出一番大道理,來支持我的行為我也解釋不了,我沒有那麼多專業素養,可以釐清怎樣做最正確。而且如果我蒐集一堆資料徹底研究,最後腦子就壞掉了。因為有人說這樣對,有人說那樣錯。每一種論點,都有一票迷支持。
我好像沒有邏輯清楚的腦袋,可以把許多事分析明白。
只能像瞎子摸象邊活邊探索,試圖讓自己走在一條悔恨較少的路上。

我唯一能肯定的是,我沒有越活越聰明,也沒有越活越立場分明。
我曾以為我能在汲取各種生活經驗與知識後,更懂得判斷是非對錯。但我沒有,我反而越活越混沌,越活越覺得什麼都對,也什麼都不太對。只好越來越沈默,越來越不敢批判任何事。越來越不敢隨便表態,甚至有時連我情緒上來了,都納悶這情緒是否在騙我?
這樣好嗎?我也不知道。

可是這樣混沌又糊掉了的我,也是有好處的。
比方說,因為我不清楚怎樣最正確,我就不會因為長輩跟我立場不同,慷慨激昂與之辯論,耗費心力說明我的立場。把彼此的關係打壞弄僵。

也許立場分明的人,心裡比較輕鬆,活得比較帥氣,比較坦率。可以號召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理念相同的擁護者,人生路上不寂寞,有同伴加油打氣。

而立場不明的我,活在一個比較和平的狀態裡。
想想―也不是什麼收穫都沒有。
活得鳥鳥地,也沒啥不好。

圖:繪者-安東尼布朗

黃玠《在一片黑暗之中》

在一片黑暗-封面-小



 


  

創作者介紹

吉羊居-張阿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閑雲
  • 生活就是一種選擇吧?
    不是選擇是非,是選擇無悔.

    你是早熟吧?
    活得鳥鳥的,比較自由,比較寬廣.....
  • XD
    是啊生活處處都是選擇
    我現在過得比以前舒服多了
    以前真的太容易糾結跟卡住了啊

    asir9 於 2016/08/02 21:17 回覆

  • 小英
  • 我以前也常纠结,感觉很多能量花在纠结上了。最近领悟到做出选择,并承担相应的后果,不管是否称心。哪怕结果不称心也少些后悔,因为已经在当时的情况下做了最发自内心的选择。小鸟的事上能感受到你深深的慈悲心。

  • 糾結這碼事 不但卡能量也卡健康
    難怪以前的人會說
    選擇少 也是一種幸福
    不用太傷神 ^^

    後來小鳥的事 野鳥救援有回報
    說是治療後擇日要野放

    很可惜我忘了拍照 牠好特別好可愛

    asir9 於 2016/09/09 04: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