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4957_976373229049611_2404252898887896660_n  

因趕稿這幅大畫停工快半年

放在房裡醒時與我相望

睡時黑暗裡它默默無語

這個月重拾畫筆卻一直沒動它
直到今晚午夜才又開始與它磨蹭
仍只完成一半

沒有交件壓力的作品
就是可以這樣蹭很久
沒感覺就棄置
FU了才相好
這關係非常任性啊

靜夜裡
慢慢抹上一層又一層的顏料
室內好熱
比半個門還大的畫沒可能搬出門圖繪
只好蹲在畫前忍耐著
熱到感覺要蒸發了
頭頂好像也冒煙了
額頭都疼起來了
結果搞了將近四小時
還是只得一瞇瞇進展
而且我考慮要把太陽殺掉

在我的畫裡我最大
盡興處決
任一抹線條
任一痕色彩

與名利金錢無涉時
要一筆勾消什麼都好容易
並且能夠完全主觀
且非常霸道
亦相當任性

此時此刻

人也最貼近自己
是最純真明澄時

創作者介紹

吉羊居-張阿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