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捨

正職 /文字工

自歎每有欲往,輒復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魯直所謂『無處不可寄一夢』也---袁中道[遊居柿錄]

 
7aa909d544b74f169895afe36d9e3f4a    

有一齣連續劇,開頭好歡樂,就算悽慘梗,導演用黑色幽默手法拍。讓我又哭又笑。

我看得很過癮,像上勾的魚,傻傻被鉤著直到十四集。下集預告,暗示結局可能悲劇,我就棄鉤逃走。明明是一齣很棒的劇,卻沒膽看完。

追同齣劇的朋友,覺得我的行為太可笑,決定待她看完後,跟我報告,如果喜劇,再告訴我快點追完它。

最近這齣劇據說多拍了兩集,應是Happy End
所以我又好開心地開始追。萬歲!萬歲!!編劇萬歲!!!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完全無法忍受悲劇呢?

大概是從我理解人生已有夠多愁煩時,開始只想觀賞快樂END劇。
如果是愛情劇,主角們一定要在一起。
而且絕不能有一人死。

還有,我討厭開放式結局。

總而言之,就是拜託幫幫忙請務必在一起。

 

看劇,像啟程前往某處,帶著喜歡的零食去遠足。

一路想像將會去到花團錦簇風光明媚地……結果墜

那就是悲劇END給我的感受。我會整個心情大壞,任性地犽上好幾天,很想咬人,覺得被騙了。

不管不管不管劇情編得多有巧思多麼讚,壞結局就是可惡。

我才不管看劇要有始有終,只要預感可能壞END,立馬棄劇,放生男女主角的命運。

最近在讀《浮生六記》,清朝沈復寫的書。其中寫到有段日子,家境仍好的時候,常有戲班子來唱戲。沈復的妻子,也愛看戲。一回,家人點了齣悲段子,讓戲班子演。

芸看著看著,忽然離座很久不回來。

沈復進房,發現她怔在梳妝台前,問其原因。

芸說:「觀劇原以陶情,今日之戲徒令人腸斷耳。」

沈復問:難道妳要這樣獨坐在此?

芸說:「待有可觀再往耳。」

就這樣媳婦躲在房裡逃戲,不出去了。
於是沈復到外頭跟大家說了,婆婆改點歡樂戲,芸才出去觀賞。

看到這段我真感動。

原來觀劇任性者古今皆有,惜我無力讓今之悲劇全改成我要的歡樂END

可恥的是我這樣經不起悲劇磨,真愧對我的職業還是編故事的文字工。基於鍛鍊專業能力,就算悲劇只要劇本好也該認真啃吧?

我可以拒絕電視裡的悲劇,我可以看一半就放棄可能悲劇。
但我卻不能拒絕,現實世界,該經歷的生離死別。
因為明白這個,所以在生離死別外的時光裡,只想填滿歡樂畫面。
因此不太關心別人的命運,與我有關連的總希望越少越好。
因為牽連的人事物一旦多起來,就怕承受不了一部份的壞END

今年三月,生日前夕,收養的老貓終於離世。

計其歲數,總計活過十六年又八月。餘生五年與我度過。

猶記初來一個月,牠只敢在房外的陽台角落窩著。

一個月後,夜裡只肯在我身邊睡,且鼾聲大作。
曾錄其鼾聲,覺得是世上最可愛的音聲。可惜錄音品質不佳。

牠年邁器官衰竭,我不肯安樂死。也不願讓牠身體受苦,不做任何侵入治療。
就讓牠一樣在我身旁睡,只是,這次牠白天夜晚都昏睡,越來越沒動靜,直到離世。

我剪了一束髮與牠一起火化。將牠火化後的骨灰,裝進漂亮的透明玻璃罐。依然放身邊,夜裡同眠。

連著好幾夜,我抱著牠的骨灰罐,覺得老貓仍活在我懷裡,希望牠別怕。


我想著,我養過的寵物啊,有形的肉身消亡了,但願魂魄仍與我同在,陪我度餘生。到最後倘若連我也化成骨灰,我們再一起啟程。

 

在我還不會走路時,外婆就病重離世了。
彌留之際,媽媽說,她將我放在外婆病重的身體上。
我什麼都不懂,在外婆胖胖的身上爬來爬去,不懂得哭,還一直笑。

外婆看著我,非常捨不得我。

我太小,一點記憶都沒有。

 

認我做乾女兒的阿姨,胃癌去世時,大人剛好都不在醫院,只有我與她同在。握著她冰冷的手,看她劇烈的喘氣一邊吐血,吐了整床。

待在將離世的身旁,我反而不懂哭,異常冷靜。


悲傷,那是什麼?
悲傷是模糊的,悲傷是要在那活生生的,終於真的真的一直都不出現時,才會越來越立體的東西。


我不覺得死亡可怕,可怕是被留下來的。
一直想到他們活生生時畫面的人們。

我愛著的,我喜歡的,甚至是讓我又愛又恨又氣的。我都希望他們長壽。

然而如果他們不可能長生,那麼我希望,我可以是他們彌留時,待在一旁照顧的人。有過幾次生離死別,我並不怕那樣的事。也有自信我可以處理得很好,就算把他們的骨灰都留在身旁,睡在一邊,我也不覺得害怕。

 

活著必得儲備這樣的勇氣,面對生離死別的勇氣。

於是在太平時,我喜歡盡量累積許多許多的快樂。
連看個劇都要Happy End

 

然後盡量的盡量的,就算被笑孬種也沒關係。
盡量不和人吵架,培養淡出的能耐。不愉快的緣就淡出,不要結怨,不要報復,也不用戰爭,不要留下糾心的結。

 

我多想要瀟灑地直直往前走,最討厭跟鬧心的人事物拉扯。


從誕生下來到長大成人,怎可能沒碰傷時?
真要怨恨的話連出生時醫生剪臍帶的勢子太猛都可以恨。

趁活著時,能原諒的要盡量原諒。能放下的要盡量放。可以放手的也要快放手。

然後,餘下的力氣,盡情握緊我熱愛的那些,珍惜的那些,直到最後一口氣。
計較的事越少越好,而如果我愛,都要真心愛。就算重傷也要愛。


然後能笑的時候要大聲笑,盡量笑,燦笑到雀躍到被人家笑是瘋瘋顛顛的也沒關係。
然後不要假裝,假裝不愛的那些妳其實愛。
假裝不在乎的那些妳很在乎。


讓所有的笑都因為真的好喜歡,所有自眼角落下的淚都是真的。

大概就是要活成這樣子。
活在誰也逃不開躲不掉的生離死別這把大傘下,我們來努力累積更多更多的歡樂畫面。然後當收傘那日到來,我就躺平盡興痛哭。然後在洶湧的淚水中明白,明天後天大後天,失去愛的那些我……依然能這麼活下去。

1442563527yutyvn

摘自網路


創作者介紹

吉羊居-張阿捨

asir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胖媽
  • 我從小也不敢看悲劇 害怕可怕 傷心的事情發生 誰想到長大後碰到許多悲傷 慘痛的事 讓我很難接受 難以承受
    喜歡你的態度 不結怨 不記仇 很有用
    只願我們能淋漓盡致 更堅毅 更勇敢 走到想要的地方
  • 就一直這樣勇敢接受現實,處理現實人生的種種。同時又幼稚而任性的逃避悲劇情。有時只要看到一齣溫暖又好結局的劇,就會樂上好一陣子呢。

    asir9 於 2016/07/16 14:32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